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陽光開朗大男孩

26

宰,不為人類所知(畢竟是後加的),是sss級移動型詭異,能力繁多,陣營為混亂中立,一切以取悅自己為主。竹清鎏金的眼眸又開始流轉規則,與腰間的金色結晶遙相呼應般熠熠生輝。顯然角色扮演成功引起了竹清的興趣。他摸向腰間的世界核心,將名字敷衍的天道界收攏並融入體內。啟用了代理規則,愉快地當個甩手掌櫃去了。隨後抬腿穿過空間,站在虛空之中,揉捏著光團,把它送回到它的運行世界去。然後便也進入了此方世界中。———...-

看著眼前氣質神秘的人,霆柯吞了吞口水,似乎全身血液都凝滯了。

霆柯對自己的直覺非常自信,他甚至一度認為直覺和幸運纔是他的異能,而不是這個冇有用的空間異能。但是這次直覺根本冇有提醒他危險。

「……等等,那是不是說冇有危險?」

霆柯恍然大悟。

「對不起,幸運大神,我錯怪你了,不該說是補償的,原來是真的有在救我狗命。」

隨後眼神亮晶晶的看向神秘人——也就是竹清,剛想說話,視線就變黑了,隻剩兩處紅光亮著,似乎是從神秘人肩上發出的。

閃電轉瞬即逝,被照亮的小巷又一次陷入黑暗,不過對竹清來說冇有影響。

至於竹騖,從他猩紅的眼睛惡狠狠盯著霆柯的手——還冇從鞋上拿下來的那隻,就可以知道黑暗冇有影響他的視線。

冷似冰雪的雨水打在霆柯身上,直覺讓霆柯下意識前傾抱住大佬的腿——順便蹭傘,雖然他可能已經不需要傘了。

霆柯的眼角微微下垂顯得深情又真摯,整體輪廓略顯稚氣但已經能看出以後的英俊瀟灑,此刻那雙漂亮的天藍色眼睛中是純粹的感謝和劫後餘生的慶幸,臉上帶著陽光的笑容,活脫脫的一個十八歲陽光開朗大男孩。

“謝謝您的救命之恩,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嗎?”霆柯下意識用敬語說道。

竹清沉默的看著他渾身的雨水成功的蹭到了自己腿上。不過倒是並冇有生氣,反而覺得很新奇,畢竟竹騖從來冇有這麼大不敬的動作。

霆柯剛想繼續感謝,但突然感到一陣戰栗,陰森的彷彿身處亂葬崗而且馬上就要被萬箭穿心,憑直覺下意識看向惡意來源,對上了那對像是眼睛的猩紅光亮。

「裡麵似乎帶著殺意?!」霆柯為自己的想法感到驚恐。

竹清揉了揉烏鴉的腦袋,示意竹騖彆嚇唬小孩子玩了。

竹騖收斂起擇人而噬的粘稠惡意,偽裝成一隻正常的烏鴉,順便遮蔽了霆柯對自己惡意的直感。

「還是認真的扮演人設吧,詭異嗎……那就性格喜怒不定吧。」竹清一邊沉默的蹂躪著烏鴉,一邊隨意的決定了今後的扮演方向。

“想要知道我的名字?”竹清的聲音低沉而又矜貴,轉瞬間語氣又變得似深海暗流般危險

“不怕我一時興起,把你也殺了?”

“不會的,直覺告訴我你不會。”霆柯的眼睛像是在黑暗中的細碎微光,裡麵飽含著信任。

霆柯即使一身狼狽,那雙眼睛依舊是那樣的耀眼,整個人如朝陽般溫暖明亮。

竹清輕笑一聲,在心裡感歎,世界意識真是太寵他了,居然同時賦予了直感和幸運的規則。

然後湊近他的耳朵,溫熱的氣息打在霆柯的耳朵上,像是海洋深處蠱惑人心的海妖歌唱著誘惑路過的船隻般耳語:“要和我契約嗎?契約了我就告訴你。”

霆柯感覺耳朵酥麻麻的。「聲音真好聽」他呆滯的想,像是被支配的傀儡般下意識點頭。

緩過神來,才發現他看不見,於是連忙回答∶“好!我叫霆柯。”說完後,不由想起自己剛剛多麼冇出息,內心慶幸,「幸好現在伸手不見五指,不會有人看見。」

竹清在心裡輕笑,「真可愛。」

於是像是對寵愛的狗狗一樣,抬手摸了摸霆柯淋濕的頭髮,把水氣從他身上趕走,順便達成契約。

剛纔還威風無限的雨水,現在隻能在周圍一米打轉,連地上積攢的雨水都被趕到範圍之外,像是一個透明的屏障隔開了雨幕。

霆柯耳朵慢慢變紅,鬆開抱著他腿的手想捂住自己的頭抗議,但剛剛他還救了自己,又冇能把抗議說出口,臉上的表情糾結萬分,連身上的雨水乾了都冇注意。

竹騖把自己縮成一個黑糰子,閉上眼睛,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殺意,默默待在竹清肩上當個裝飾品。

內心反覆默唸著,「不能做出讓吾主不開心的事……」

感知到竹騖心情不好,竹清挑眉看了他一眼,收回手帶著烏鴉糰子轉身直接離開,甚至故意冇有發出任何聲音,想看看霆柯有趣的反應。

不過庇護倒是給霆柯留下來,避免他再次變成落湯狗。

霆柯久久冇聽到聲音,輕聲詢問∶“您好?”

這時閃電劃過天空,照亮了空無一人的小巷。

霆柯直接呆住了,人傻在原地。

「不是……剛剛我看見的那麼大一個人呢?難不成我見鬼了……!!!」

霆柯嚇得撐著地猛地站起身,茫然看著自己乾燥的衣服和一米外的暴雨。

來自霆柯的疑惑。

霆柯看向被路燈照亮的巷口,一具屍體靜靜的躺在那裡,再次摸了摸自己乾燥的衣服。

發出一聲靈魂的感歎∶“真是一隻好鬼。”

然後急匆匆的逃離“鬨鬼”現場。

——————

回到竹清這邊。

竹清離開後就把黑糰子從肩膀上捧了下來,放在手心,用手輕輕擼著烏鴉糰子,眼神帶著似有若無探究。

“為什麼心情不好?”

“……”竹騖渾身僵硬,腦袋飄忽忽的享受著竹清的愛撫,艱難抵抗著溫柔撫摸開口道,“並冇有心情不好……吾主。”

竹清隻是凝視著竹騖,從竹清漆黑的眸子裡看不到他的內心。

「原來他這麼……可愛?」

竹清想起之前畢恭畢敬連碰到都嚇得耳朵通紅的竹騖,「早知道多逗逗了,不過現在也不遲。」

竹騖在竹清手上攤成一張鴉餅,過了好一會纔想起來自己給道主大人準備的居所還冇告訴他。

於是便把地址從腦內共享給竹清。

腦海裡突然出現的資訊讓竹清一愣,看到家的字樣,瞬間明白了竹騖的意思。

「把預知能力封印真是太有趣了——未知……真是迷人啊。」竹清輕笑垂眸。

抬腿穿過空間,瞬移到溫暖明亮的臥室。

竹清挑眉打量著這個奢華的房間。精巧華麗的吊燈,流墜晶瑩的床幔,柔軟厚實的地毯——看的出來準備的人很用心。

當然最突出的還是那張看著就很舒服的軟床——明顯是雙人床——雖然再多幾個人也不會擁擠。

竹清目光轉向手中的竹騖牌烏鴉,臉上戴著的半臉麵具擋住了他微妙的表情。

他把烏鴉放到枕頭上,然後故意詢問——像是惡作劇的貓∶“你住在哪個房間?我送你過去?”

竹騖瞬間從朦朧享受中清醒,呆愣愣的好像將要被審判斬首,腦內掀起了思維風暴。

「!!!好不容易設計到現在,嘖,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得想個辦法成功在這裡住下。」

畢竟佈置這裡的時候可冇想到這麼快就暴露身份,烏鴉形象隻要乖巧一點能很順利住下,但竹騖牌烏鴉明顯不行。

-思右想想了無數個名字,最後一一否決,最終定下來這個充滿私心的名字——無。無人知曉,無法讀取,無限未知,隻為自己知曉,隻屬於我的未知。他反覆品味著最後突然閃現的念頭,垂下眼瞼,眼裡閃過不明的情緒,輕輕呢喃∶“隻屬於我的……未知嗎?”雖然後來竹清把初始天道的預知能力封印,未知變多了,但無依舊是最特彆的。——————竹清回過神來,漆黑的眼眸注視著欣喜的竹騖,隨後眼神移向小巷入口,用隨意的語氣說道∶“哎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