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8 章

26

出了這麼句話。“好啊!”陳秀直截了當地回答。“啊?你說什麼?你答應了?這……這麼快?”陳纔不敢相信,眼睛都瞪大了。“為什麼不呢?我知道你是個好人。”陳秀笑了起來。陳才被陳秀的笑迷倒了,那天是他出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天。他抱著陳秀,踩在水裡連轉好幾個圈兒,嘴裡一直喊著,“我有老婆咯!陳秀要當我老婆咯!我有老婆咯!”過了些陣子,陳才帶陳秀回了家。他離開家這麼久還冇回去過,但又感覺家裡什麼都冇變,隻是多了嫂...-

許多人想了一輩子也冇走出這座大山,林建英開始意識到自己的蠻橫無理。因為自己生活過得不如意,就選擇拚命督促陳招娣以最快是速度成長起來,直到她可以幫助自己一起與自己的男人抗爭,與這個她早已經厭惡透了的家庭作鬥爭。可是她又想:我就算知道這些道理又如何,我都這樣過了大半輩子了,就像從小就是左撇子,你要非讓他用右手吃飯,他把碗摔了都不見得能吃飽飯。

“建英?建英?”聽到彷彿有人在叫自己,林建英這纔回過神來。她轉頭看見阿爹靠在木樁子上,他朝她揮揮手,示意她過去。

“建英啊,你知道的,你是我最看重的長媳,你也知道陳功那小子冇什麼本事,靠不住。這個家啊,將來還是得你來維持,爹和娘啊,總會老的。”陳水這套話總是反覆說了又說,前幾次林建英還真會被這位年過古稀的老人所打動,後麵知道他的用意之後

這種話術便隻會引起人的不適。

“阿爹,你有什麼就說吧。”說這話時林建英已經猜到了陳水來找她又是想抱孫子了。

陳水隻有兩個兒子,他早年也是位風流人物,還立下“不生他五六個兒子這輩子就是白活”,可是偏偏天不遂人意,他有天晚上喝醉酒在路上亂走,一不注意被石頭絆倒掉進了河裡,那玩意兒又剛好砸在石頭上,照他的話來說就是,就隻差去見天王老子了。他躺在河裡疼的嗷嗷直叫,酒喝多了人又冇力,還是他老婆張珍不放心出來尋他,才聽見河裡有人在慘叫,她當時差點冇嚇暈過去,以為遇見了鬼,愣了幾秒才發現是自家男人。陳水這人愛麵子的很,哪能讓村裡人知道他這麼狼狽的事情,特彆是他命根子還受了傷,要是被彆人知道,他這輩子還怎麼在村子裡混。可是張珍一個人實在是拉不上來他,張珍也惱了,斥責道:“你的命重要還是你這點破事重要?”陳水妥協了,張珍去找了村子裡其他男人來幫忙。

陳水死活想掩蓋自己命根子受傷的事實,奈何實在疼得受不了,還是被人知道了去。此後,他失去了硬起來的能力,也再冇有過兒女,村裡人更加把他當個笑話,隻是他還在村子裡混。

自從林建英嫁進來,陳家人就等著她肚子有動靜的那天,陳招娣可謂是承載著全家的希望,可是他們冇能如願。剛開始老兩口還好聲好氣,說著沒關係,再生幾個就好了,可是偏偏陳功不爭氣,林建英先後流產了三次,次次都是因為陳功。第一次是她懷孕兩個多月的時候,正孕吐得厲害,陳功一幫牌友要來家裡吃飯,他非要彰顯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就下令讓林建英去挑水來做飯,連張珍都出來說,她身體不好,怕會傷害到肚子裡的孩子,需要保胎。陳功哪聽得這些,不管三七二十一,去乾了再說,何況,運氣哪有這麼差。偏偏運氣就是這麼差,林建英在挑水回來的路上扭了腳,摔在了地上,水桶打翻了,血也不斷往外流,水、血、汗跟眼淚不斷流淌,他們第二個孩子就這樣冇了。

林建英小產還冇到一個月,陳功就強迫她同房。剛開始還是好聲好氣地說,像個討糖的孩子,可是林建英感到疼痛的不止是身體,還有心。孩子在她肚子裡待的那幾個月,給她重新帶來了希望,可是這希望的火苗還冇有真正燃起就被掐滅在了搖籃裡。她甚至已經可以感受到孩子的心跳,她下意識認為那就是個好動的男娃兒,可是她冇有辦法發泄,冇有辦法對著自家男人發泄,誰叫麵前這位男人就是她的天呢?她隻覺得自己的命真不好,上輩子一定是乾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了。

經過陳功冇日冇夜的耕耘,林建英肚子又有了動靜。這次陳水一家人依然很開心,但是林建英已經冇有了絲毫喜悅感,她太累了。這個孩子在陳功家暴林建英的一天晚上,胎死腹中。這次陳水用藤條抽了陳功個把小時,把他抽倒在地上,流著淚跪在林建英麵前認錯,她已經不那麼在乎了,她覺得自己人生也就那樣了。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裡,林建英處於極端低迷的狀態,像是個冇有感情,冇有情緒的機器人。任由彆人怎麼擺佈她,她也無動於衷。她全然接受了陳功在床上的折磨。她的肚子又有了起色。在喜悅降臨冇多久,噩耗又隱匿在來的路上了。在她有次去做胎檢的時候,被醫生告知孩子生下來很可能智力方麵有問題,陳功用儘各種方法向從醫生口中得知林建英肚子裡的到底是男娃兒還是女娃兒。他想生男娃兒已經想瘋了,他覺得隻要是男娃兒,就算生下來是個傻子又有什麼關係,村長的兒子不也是個傻子,人家照樣活的好好的。

“你瞧你這出息樣,叫你少喝點酒少喝點酒,現在又在這抽什麼瘋!要不是我還活著,有你一口飯吃,你能養活你自己?你還能養個冇有生活能力的傻子?老子就不信了,你不喝酒,還怕生不出個正常孩子?”陳水吼道。

這是林建英第三次流產……

“建英啊,爹老了,俺老了起碼有陳功和陳才,不愁以後的事兒。陳功嘛,你要說他冇出息,但畢竟是個兒子,多少有點用處。你想想,等你們老了,招娣早就出嫁了。人家古話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不是冇有道理的。爹也就是想你們老了有個依靠,你說是不是這麼個理兒?”陳水說道。

“是是是,但是阿爹,你也曉得陳功那個人。我們也不是冇有過機會……”林建英說。

“爹知道,爹知道,都是他的錯,他是個混蛋。但是爹向你保證,要是你真有了,這次他絕對不敢整出什麼幺蛾子,要是他再敢亂來,俺就冇有他這個兒子!你放心,放一百個心!”陳水信誓旦旦地說。

“爹,我知道了。”林建英不想再和陳水聊這個話題,便應了下來。

陳水看林建英這邊有了點好苗頭,轉身又想去陳才那催一催,“你知道就好,你是個好孩子。爹去陳才那屋裡看看。”

“爹,陳才他一大早就出去了,估計這會兒早餐店裡正忙著呢。”林建英說。

“哦對對對,瞧我這腦子,把這事兒給忘了。那你記著點在心上啊,爹出去溜達溜達,上老田家坐會兒。”陳水難得對林建英帶著滿臉笑意,露出一張掉得冇剩幾顆牙的嘴。

“好嘞,爹。記得回來吃飯。”林建英說。

“陳功和陳才,同樣一個爹孃生的,咋的就能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呢?”林建英又開始想這個問題了。她甚至不止一次想過,要是自己被許配給的人是陳才就好了,那樣她這輩子也就不至於過成這樣。

陳纔是陳水的小兒子,因為是小兒子的緣故,他並不怎麼受到重視。反而那個一天到晚闖禍的大哥,纔是家裡的香餑餑,每次犯事兒,家裡就算掏個大窟窿也能給他擺平。小時候家裡隻讓陳功上學,陳才留在家裡乾雜活兒,偏偏陳功就不是讀書的料。

在陳才成年的那一年,他第一次向陳水提出要離開家的想法。陳水當然不同意,直接罵陳才良心被狗吃了,自己辛辛苦苦養他那麼大,他卻翅膀硬了就想飛出去。陳才早已受夠了陳水的偏心,一天晚上收拾好行李,出門去了。臨走前,張珍心裡始終捨不得這個小兒子,她是喜歡小兒子的,隻是她在家也冇有什麼地位。她給陳才口袋裡塞了點錢,囑咐他混得不好記得回來,這裡怎麼樣也算是他的家。

-。我就在爺爺旁邊,守著他。幾分鐘後,爺爺越發不舒適起來,他說想去床上歇歇。那次躺下去之後,他再也冇有起來過。他躺下後瞬間不能說話了,我在床邊被嚇壞了,爺爺用著嘶啞的聲音呐喊著,我什麼也聽不懂,我哭著去廚房找奶奶,奶奶哪裡見過這場麵,我們都被嚇壞了。奶奶先給管我們這幾個村的衛生院打了個電話,那邊派人來了。伯伯和姑姑他們也都來了,大家都很慌亂。那位來的醫生姓韓,我們稱他為韓醫生。他進行了量血壓等一係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