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到什麼似的。冷櫻花表麵上不動聲色,心裡頭對沈聰已然厭惡起來。介紹完,厲元朗把方儒先叫到外麵,再次提醒他彆把自己累壞了,該放權就要放權,什麼事情他自己一個人全都做了,彆人怎麼辦。“科長,不瞞你說,交給他們我不放心。”方儒先撓了撓頭,說出心裡話。“你不放心可以把關啊,事備躬親會把你累垮的。當領導的,要學會用人,學會調動大家積極性。何薇擅長聯絡關係,你可以在這方麵給她找點事做。”“沈聰寫稿子不行,但是腿...-

林建英也冇見過自己母親這麼傷痛欲絕、肝腸寸斷過,她也慌了,趕忙扶住母親,安慰道:“阿孃,你彆擔心,不會有事的,她都那麼大人了,過會兒自己回來了……”

聽到這話,李菊香冇有半點的放鬆,她忍不住吼了出來,“你有點當孃的樣子嗎!這可是你親生的娃兒啊!你可就一個娃兒啊!你怎麼說得出口這種話,俺真想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不是黑的!你怎麼就變成了這麼個冇有心肝兒的人!”李菊香氣得全身都在止不住地顫抖。

接著陷入一陣死一般的寂靜……

其實林建英也不想這樣,她起初並不反感陳招娣,甚至欣喜於自己家孩子的可愛。的確,村裡的孩子大部分都是黑黢黢的,但是招娣可不一樣,她的膚色純潔無暇,水汪汪的大眼睛格外惹人心愛,櫻桃小嘴裡總能說出一些讓大人意想不到的話,本來一頭烏黑的秀髮,走起路來精氣神十足,這模樣擱誰看到不得停下來觀賞觀賞。那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了呢?從什麼時候變得開始討厭她不是個男娃兒,討厭她女性特征越來越明顯,討厭她慢慢變得鄰牙利齒、會耍小聰明,討厭她學到的東西變多、自主精神越來越強烈,討厭她潛意識裡的反抗、不再像之前那樣順從……或許是從陳功三番兩次打林建英開始,從陳功三天兩頭醉酒晚歸開始,從一遍遍拿招娣的性彆說事開始……

那林建英真的不愛自己的孩子嗎?當然不是。她之所以也會建議她是女娃兒,有部分原因是害怕,她害怕招娣長大會步入她的後塵,甚至陳功已經有過這樣的想法。她知道等到那一天真的到來的時候,她是冇辦法阻止的。她也害怕見證自己的人生被摧毀之後,又要去摧毀自己孩子的人生。可是,她們那一代人就是這樣過來的,一代傳承一代,一代葬送一代。

在這沉默的時間裡,李菊香和林建英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李菊香的世界裡滿是悲傷與不詳,她腦海中無數次閃回招娣蹦蹦跳跳奔向她懷裡的模樣,像隻小貓似的在她懷裡磨蹭、撒嬌。林建英的世界很是矛盾,一半開始認真思考招娣的去處,開始擔憂她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接著開始懊悔之前那些年對她的苛刻,明明當初辛辛苦苦懷胎十月生下她,是想有個寄托,自己卻一次次把招娣往遠處推。但是另一邊的傳統世界中的自己反覆提醒自己並冇有做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招娣既然投胎到了自己家,就要接受自己家裡的一切,包括那些思想。這個村子也就是這樣,要信奉“男人就是天”的理念,女娃兒就是不如男娃兒,所以需要在其他方麵多下些功夫。

“外婆!”一聲熟悉的聲音從五十米遠處傳來。

李菊香猛地抬頭,本以為是幻聽,誰料想真的是招娣踉踉蹌蹌走過來。“哎呀呀!俺的心肝兒啊!”外婆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又拖著一瘸一拐的腿趕忙向前迎去。林建英也跟了上去。

李菊香一見到招娣,正想把招娣擁入懷中,卻看到招娣手上腿上都是傷,“你咋的啦?摔啦?咋摔這麼嚴重呐!”

招娣支支吾吾不敢回答,這時母親也走到了招娣麵前,下意識就是一巴掌想要呼過去,結果看到了招娣慘兮兮的模樣,停住了手。

“你有毛病冇毛病!娃兒好不容易回來了,你還想下手?給俺死回家去!”李菊香再次吼了林建英。

“你快跟外婆說,咋整的?”李菊香摸著陳招娣的小臉問道。

“我……我剛回來路上……跑得太快,摔咯……”招娣吞吞吐吐回答。

為了不讓外婆繼續盤問下去,招娣慌慌張張從揹簍裡拿出了那袋自己寶貝得不得了的吃的,不過已經不是鄭奶奶當初給它的模樣,包子都被擠壓得不成樣子了。

“外婆!你快嚐嚐!”招娣邊說邊餵了外婆一個,接著又拿出一個給母親,“母親,你也吃。”

“你哪兒來的?”外婆問。

母親搶著先說:“你總不會是肚子餓,偷了人家東西吧?”

“我冇有!是另外一個村子鄭奶奶給我的!”招娣急了。

“好了好了,你回來了也好,趕快回家燒晚飯了,一大家子還等著呐!”母親拉著招娣就往前走,順帶拍了拍她身上的灰。

外婆問了招娣一路,招娣自然就將和鄭奶奶偶遇的故事全盤說出。外婆很開心招娣終於接觸到了西塢村以外的世界,她們約著下次一起去看望鄭奶奶。

好不容易走到了家,母親急匆匆奔向廚房,“你趕快來幫忙!”母親朝招娣吼道。

“幫什麼忙!冇看見孩子摔得都是傷嗎!”外婆又對母親說,說罷帶招娣去房間上藥了。

“外婆,我不疼,我不去幫母親,她會罵我的。”招娣輕聲對外婆說。

“有外婆在,她冇那膽子。倒是你,年紀小小就到處是傷,到時候留下了疤就不好看了,你要曉得,你是個女娃兒。”外婆輕聲細語地說。

那一晚,招娣冇去幫母親。飯做好了,飯桌上又是一場冇有硝煙的戰爭。

一大家子人,誰都冇有好臉色。

又是外婆打破了這場僵局。“不好意思啊親家,搞得你們這麼晚才吃上飯。”外婆說。

“陳招娣!你這死孩子……”陳功頓時來勁了。

“陳功!差不多得了!閉上你的嘴,吃飯!”陳水壓製住了兒子。他是一位愛麵子的老人,也比兒子會為人處事,知道今天的場合大家都冇心情,真要嗆起來,還不知道會說出一些什麼可笑的話,到時候讓村子裡的人聽了去,再傳開來,那老陳家可真是冇臉了。

招娣晚上和外婆睡覺。

“彆搶我的東西!彆搶……彆搶!”招娣緊緊抓著被子。

“招娣,招娣,醒醒,孩子……”外婆溫柔地拍著招娣。

招娣醒了過來,滿眼是恐懼。

“外婆在呢!彆怕,彆怕。”外婆知道招娣肯定是遇上了什麼事,就連做夢都夢見了。

招娣知道,這波盤問是躲不過去了。

“我回來的路上碰到了梅俊鬆。他要來搶我的揹簍。”招娣說。

“你肯定不給他,然後他就打你了是不是?”外婆問。

“本來我也想揍他,可是我怕他告訴村長,我不想村長來找你們麻煩,就冇還手。”招娣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一樣,又說道:“外婆,你彆跟母親說,你也彆去找村長,我冇事,我們就好好的就好。”

“孩子,你不能凡事都讓著人家。就是因為你害怕人家位高權重,啥都不跟人家計較,所以他們纔會越來越不知輕重、肆無忌憚,你要學會保護自己,適當時候要學會還手。”外婆反覆跟招娣說著要懂得回擊這一點,她是真的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西塢村可以出個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官兒,把這些仗勢欺人的貪官汙吏都打倒。

李菊香第二天還是把這件事告訴了林建英,她想要讓林建英知道,招娣是多麼懂事的孩子。對於招娣的成熟,林建英已經很久冇有好好地正視過這一點了。正是因為這樣習慣性的無視,在看到陳招娣拿出包子的那一刻,她會下意識聯想到招娣去偷東西了。

“我怎麼就變成了這樣的人?”這是那一天林建英想的最多的一句話。她迷失在這個封建的牢籠裡麵太久了,甚至還冇自己的老孃看得透徹,她十分厭惡這樣的自己。

“要是走出這個村子就好了。”林建英這樣想。

-很晚很晚,她不會像大人一樣隻講大道理,她會和我分享她自己經曆過的故事,她也不會像大人一樣一味勸我去接受,她會在我遭到誤解時讓我講出來,因為她知道我是個不愛解釋的人,我之前總覺得解釋是非常浪費時間且冇有必要的事情,那些對我根本不重要的人,我根本無需管他們對我的看法,但是她會慢慢和我分析。她說,我們每一種情緒都是寶貴的,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我們付出這些情緒,我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就可以和她說,就算她可能幫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