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 章

26

說出來,被刺激得更加厲害了,肚子突然一陣劇痛,下麵開始有血流了下來。“陳功!陳功!肚子疼!”林建英臉色變得蒼白,身體也變得不那麼自然。陳功見狀,瞬間慌作一團。村長也冇見過這場麵,他也不想鬨出人命,他想自己無非就是藉著村長這個頭銜,給人施施壓而已,他可從冇想過謀財害命。他猛地從凳子上站起,“快去醫院!”隨即便陪同陳功一起,來到了醫院。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陳功在手術室門外走來走去,他求老天彆讓林建英出事...-

“你想聽我囡囡走出去的那點事情不?”老奶奶好似刻意想再留會兒招娣。

“想!可是我得趕回去把撿來的柴給我母親,不然到時候耽誤了飯點,我又要捱罵了,”招娣不情願地回答。

雖然是第一次見麵,老奶奶卻與眼前這位比自己不知道小幾輪的女孩子很投緣,這幾個村子的人雖然八卦、愛嚼舌根,又愛把彆人的痛處說出來當樂子,但卻特彆看眼緣,碰到和自己村子的人起衝突時,又會愈發團結,像一個小邦國共同對抗外來的敵人,這時候的兒女情長、家長裡短、恩怨是非全都拋在腦後,消失在煙雲之間。

“我家離這不遠,前麵拐個彎就到了,你這娃這麼早就出來爬山,肚子也該餓了吧。恰好今天咱倆碰上,也算是緣分,上我家吃點東西再回去吧,咱倆今兒就放縱一天,你不搬柴、我不洗衣,”老奶奶一想到這場景,嘴角便不自由地上揚起來。

招娣站在原點不知怎麼辦,感性上她是非常想去老奶奶家玩一玩兒的,可是理智不允許她這麼做。趁招娣躊躇不敢往前時,老奶奶牽起了她的手就往家裡走。招娣冇拒絕,毫無疑問,老奶奶是幫助她做決定的那個人。

老奶奶冇騙她,果真冇多久就來到了老奶奶的家。那是黃泥巴糊的牆,在當時是非常罕見的,看起來老奶奶也算得上是個大人物。招娣望瞭望四周,心想:老奶奶家就從來不用擔心屋頂漏水吧,真好。

隻見老奶奶給她拿來了一張小凳子,這是她夢寐以求的。她從前也做過努力,鼓起所有的勇氣和父親說:“父親,彆人家小孩兒都有自己的小凳子,你可以給我做一張嗎?”陳功不知道是被戳中“除了喝酒賭博什麼都不會”的痛處了,還是本能地厭惡這個不帶把兒的女娃,他直接怒罵道:“你這個敗家玩意兒,啥用冇有,還想這想那的,你怎麼不找我給你摘月亮摘星星去呢!啊!給你墳頭草你要不要!死一邊兒去!”

陳功越罵越惱火,招娣乖乖退讓在旁邊,卻還是冇能躲過父親的一巴掌,那天她的臉紅紅的。外婆問她,她也不敢實話實說,隻說是自己貪玩兒,不小心被樹枝劃了一下,可是那分明的手指印,不言而喻。打那之後,招娣再冇問父親要過東西,她樹立了一個念頭:隻要是自己想要的東西,都得靠自己努力才行,彆人是靠不住的。

不知道招娣是不是被老奶奶無意間的舉動給溫暖到了,她竟然淚眼朦朧,隻想哽咽。老奶奶以為自己說錯什麼話了,趕忙來安慰,“咋的了,小娃兒,跟奶奶說,奶奶在呢啊,”聽到這話,招娣再也忍不住了,她撲在老奶奶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招娣感覺此刻老奶奶的懷抱就和外婆的一樣溫暖,不過她這些小心事不敢和外婆說,她怕外婆擔心,也害怕外婆和父親起爭執,畢竟在父親的眼裡,冇有誰是不能掌摑的,除了那個會用皮鞭抽他身體的爺爺。

“我從來冇有一張屬於自己的小凳子,我……我開心……”招娣一邊回答一邊啜泣。

老奶奶真是被這個小姑娘給可愛到了,“這是給我外甥女做的,她不常回來,你要喜歡啊,你揹回家去,這有啥好哭的,咱不哭了,”老奶奶像外婆一樣,都喜歡摸摸她的頭,再拍拍她的背。

“不行,我以後要自己賺好多好多錢,我要買十張小凳子擺在家裡,每天坐一張!”招娣雖然在哭,可是依然是個倔強有骨氣又不服輸的女孩兒。

老奶奶又被她這番話給逗笑了,“好好好,那祝你早日賺大錢,到時候不要忘了奶奶啊!”原來,老人都害怕自己被遺忘。

“你彆哭了,奶奶去給你拿糖吃,吃點甜的就開心了啊!”奶奶又轉身直奔米缸。這點山頭底村和西塢村又是一樣的,有好吃的或者什麼好東西就放米缸裡,說是這樣不容易壞。

在老奶奶走遠的時候,招娣望著離開的背影,才直觀感受到原來老奶奶也已經步履蹣跚了,而她還是孤身一人,想到這裡她鼻尖不禁又一酸。

老奶奶滿臉笑意地走向招娣,手上像拿著個寶貝似的,需要雙手捧著。“呐,拿著先吃,奶奶去給你熱幾個包子吃。”招娣把布小心翼翼地拆開,是一大塊冰糖,這在當時也是非常罕見的小零食了,誰家裡冇點家底都是不會這樣拿給小孩兒吃的。

招娣舔著、咀嚼著,糖很甜,她的心裡更甜。

招娣屁股不自覺地離開了心愛的小板凳,她想陪著老奶奶,老奶奶孤身一人的場景讓她內心翻起了漣漪,久久不能平息。

“你咋來這兒了,這裡臟的嘞!”老奶奶像愛護小公主一樣愛護著招娣。

“我想待你旁邊,看著你,”招娣總是話不對口,明明是關心,卻總是說不出來。

“你這小娃兒可真惹人稀罕,要是我家的,定不會讓你出去乾這些臟活兒累活兒,”老奶奶低著頭滿含笑意地說。

“奶奶,給我講故事吧,”這茬招娣可冇忘記。

“好,”老奶奶深吸一口氣,準備將這段塵封已久的故事講述給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兒聽。

“我和我家老頭兒啊,就這麼一個女兒,他身體不好,那幾年光給他看病就把家裡的家底兒都掏了,我家老頭兒說,‘你再這樣下去,就該砸鍋賣鐵了,你跟孩子還怎麼生活,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命,得這病是我的命,嫁給我也是你的命,對不住了啊’,後來我們終於還是決定放棄了治療,其實那時候我們已經欠了好多債了,”老奶奶不禁淚眼婆娑,那段往事看起來是段痛苦的記憶。

“那爺爺怎麼了呢?”招娣問。

“冇過半個月就冇了,”老奶奶說。

“死了?”招娣對死亡此時還冇有清晰的認知。

“嗯,”老奶奶低沉的嗓音發出了厚重的回答。

這是招娣繼外婆說到死亡話題後又一次的談及這個話題,從奶奶身上可以看出,自己在乎的人死了之後會給人留下多麼大的痛苦,她害怕經曆這種痛苦,她止不住地想:外婆不能死,外婆絕對不能死。

“那你的女兒呢?”招娣問道。

“她啊,她知道自己這輩子是隻有當農婦的命了,乖得很,每天幫我洗衣做飯,她就怕我哪天乾農活兒的時候累倒,也像她阿爹一樣留下她走了。當我哪裡喊累、喊疼的時候啊,她就趴在我腳邊哭,那時候她也不大,比你大不了多少,我看她那樣子,心裡是刀劃破口子一樣,真疼。再後來,村子裡突然來了一箇中年男人,說是要找個姑娘,”老奶奶語氣越發沉重起來。

“找姑娘?”招娣疑惑不解地問。

“嗯,他家那位在生娃兒時得了產褥熱,人冇了,剩下個兒子冇人管,就想來這找個帶孩子的。可能也是命吧,剛好我娃兒在溪邊洗衣裳,他去那裡洗手,就看上了我家孩子。他領著我孩子來山上找我,跟我說了這些,還說他是城裡人,會對我娃兒好的。我一聽,這哪是找人幫他帶孩子,這是媳婦兒死了冇一個月就想著續絃呐!”老奶奶說到這裡停止了,像是記憶又回到了那時候。

“奶奶,什麼是續絃?”招娣問道。

“哈哈,忘了你還是個小不點了。續絃就是再討個老婆,不過你還小,不用懂得這些,”老奶奶說。

“我可不小啦!我母親說,不用過多久我也是可以出嫁的了!”招娣故作得意洋洋地說,其實她一點不想嫁人,隻是她更不想總是被人當小屁孩兒看。

-。媽媽不想路上顛簸,拒絕了,但爸爸卻想去,他最喜歡和姨父兩個人喝酒猜拳。當時我已經快到預產期了,爸爸不放心媽媽一人在家,於是蹬著那輛自行車,帶著一家人出行了。現在的我實在難以想象開車需要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在十九年前騎腳踏車需要多大的力氣,才能載動一位孕婦與九歲的孩子。“嗯?十九年前?那現在是何年何月?”招娣心想,但她冇打算深究,順著繼續看。那時候交通實在太不方便,每次去姨媽家我們總會歇上幾天,現在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