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2 章

26

匙藏於何處的人,若我的記憶冇有出現差錯的話,她鑰匙放在公共浴室排水管的一層蓋子下,因為有一次我要去找鑰匙的時候恰巧碰到了一位男老師,他詫異地盯著我,不知道這個窩點暴露了之後鑰匙有冇有被轉移。又是一天傍晚,她讓我去收被子,收了之後扔在她的床上就好。走到半路,我碰到了那個男生,他就跟著我一起去了,我們抱著兩床棉被雜亂無章地拋在床上,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學著媽媽的樣子,第一次鋪了床,非常成功,這要是被...-

我第一次和她接觸是學考前有一次同學拉著我去找她問問題,但是她當時不在辦公室。後來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學習的動力就想把那道題目搞清楚,我就挑了個時間又去找她問了問題。她很有耐心給我解答了,雖然可能平常的課我也冇有很仔細聽,有些很基礎的知識我也不會。但是她不會像其他的老師那樣不耐煩地跟我說這些簡單的自己回去翻翻書,她會很仔細地跟我重新講一遍那個知識點。那次之後我覺得她真的是一個很認真負責的老師,也是一個很好的人。後來離學考越來越近,我開始擔心自己等第的問題,慢慢的我會去找她問更多的問題,也開始享受和她待在一起的過程。題目問多了,我甚至覺得她是不是給我把整本書又理了一遍。

也是因為找她問問題讓我發現把一道題目搞懂是真的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以至於後來問她題目的人逐漸多了,我甚至可以當她的助手。我在空的時候也會去找她要還冇有發的試卷,我成了她口中積極的好學生。那一個月,我好像真的懂得了快樂學習的意義。我去找她問題需要下樓,下樓的過程中經常會碰到班主任,連班主任都感到很驚訝然後跟我開玩笑說,“你是打算拿A嗎?”

後來我學考完之後就冇有她的課了,但是我好像已經習慣了經常去找她的生活。所以我還是會去偷偷找她,但是當時又有好多考試,我經常忙得冇有很多空餘的時間。到了高三,學習壓力逐漸變大,我會經常焦慮不安,對未來的日子也很迷茫,我找不到一個好的發泄口,我也從來不會跟家人聊這些。當時高三教學樓和高一高二的教學樓隔了一整條路,我們下課時間隻有十分鐘。我最期待的就是下課鈴,隻要鈴一響我就會馬上衝出教室,跑到她辦公室找她,這樣久了連我同學都知道我隻要一跑起來就是去找她。她經常會在備課,我就呆在她旁邊靜靜的看著她,我和她之間也不用多說什麼,隻是覺得靜靜待著就很美好了。她那裡就好像是我的一個可以放鬆,什麼都不用考慮的地方。

她是我從高二開始遇見的一束光,如果冇有她,我高三那一年絕對不會像當初那般絕望中孕育著希望。現在我寒暑假回家的時候,我們總會一起吃頓飯、看場電影,她是一個極為內向的人,剛開始的時候她的話很少,也許就像她說的,她適合和機器人待在一起工作。不過,現在的我們好像總有說不完的話,她會和我分享她的生活,我會拿她打趣,果然真誠纔是必殺技。

雖然我高中冇什麼感興趣的科目,但是政治是例外,特彆是高二開始我換了一位政治老師——海玉。她的課堂總是穿插一些我們關在學校聽不到的時事政治,當然我們最感興趣的還是她永遠講不完的八卦,這樣一來,她抽背背不出來就要站一節課的規定好像也冇有那麼難以接受了。

現在想想我當時對政治的熱愛程度簡直匪夷所思,我大概是把學習的90%精力都獻給了這一門學科,當然它也會給我一些“回報”,我經常能考班裡第一,有人形容政治課上我和海玉兩個人好像在說相聲,我也成了她辦公室的常客,以至於高考前班主任專門找我談話,讓我轉移學習的重點,搞得我每次去找海玉就像做壞事一樣鬼鬼祟祟。

海玉在我們高三的時候懷孕了,據說因為她還帶著畢業班,又是班主任,在開會的時候被領導指桑罵槐地訓了,但是她對工作的熱愛、對學生的關懷隻有我們能夠深切地體會到,她孕晚期依然挺著孕肚給我們上課、講卷子,並且她堅持不坐下。她說她希望能堅持到我們高考,她送我們進考場的下一刻就得馬上去醫院待產了,但是故事不可能總是圓滿,她在我們考前一星期不到的時間生產了,我們所有人都出乎意料,就像無頭蒼蠅一樣,雖然明麵上說會有彆的老師幫我們上課,我們也可以找他問問題,但是他畢竟有自己帶的班級,哪有空來管我們。

回學校拿畢業證書那天,海玉本來應該在坐月子不能吹風,但是她想看看我們,她還是出門了。她和我說,“我夢到你找我問問題,但是你找不到我記得都快哭了,把我嚇醒了。”

我考試有個定律:全校性考試發揮絕對冇有班裡自測的結果好,到了大考絕對會發揮失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態調整的原因,我怎麼也冇有辦法避開這一定律。高考無疑再次驗證了這一定律的準確性,我引以為傲的政治,平常我隨意發揮也有90 ,高考直接兩次破了最低紀錄。

遺憾嗎?怎麼可能不遺憾。接下來一句大多數是:後悔了,要是當初再努力一點,少浪費一點時間就好了。可是我不一樣,我雖然感到遺憾,但是我不會後悔曾經做的決定,這是我們應該承擔的後果,況且後悔是最無用的事情,除了徒增煩惱,當往後閒暇時的雜談之外毫無用處,我們唯有向前看,直到戰勝曾經失敗時顯露的缺點纔算是有用。

還記得當初高考填報誌願時那種無力感,我一直期望我的專業是思想政治教育,但是分差的真的有點多。我當時想,我的大學也許註定平平無奇了吧。

外婆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一個胖胖的人,她家離我家有點遠,所以我們隻有過節或者過年的時候纔會去看她。

慢慢的,我每次去看她的時候,就會明顯感覺到她比前一次瘦一點,到後來她穿著衣服都感覺空落落的。我從來冇有見過她那副樣子,我小時候總是覺得她年輕的時候一定長得很美,老了也會和一般人不一樣。但是當她的背越來越佝僂。耳朵越來越聽不見的時候,我還是很不敢相信。

外婆的身體不好,一年總要生病幾次,嚴重的時候就要住院。但是媽媽好像覺得外婆住院是件很麻煩的事情。我知道也有部分原因是我們當時家庭條件並不是很好,她的工廠是去一天給一天的工資,她要去照顧外婆就不得不請假,這樣一來那幾天都冇有工資,所以在舅舅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媽媽總會表現出一種不耐煩。但是我知道她很愛外婆,比外婆所有的孩子都更愛她。她每次去醫院回來之後自己總是會不舒服幾天,她不適應醫院的環境,但是外婆每次生病的時候,她都是堅持在那裡陪外婆最久的人。

那次外婆又生病了。她體內有一個很大的腫瘤,她瘦骨嶙峋的時候那個腫瘤大得將她那塊肚皮都撐了起來。那是在晚上,她的腫瘤破了,血從她的各個可以排的地方湧出來。她一隻手拄著柺杖,另一隻手扶著牆,努力撐著身體跑去喊舅舅,還好她被送到了醫院。

同一天晚上,很晚,舅舅給媽媽打了電話。我當時還在房間偷偷看電視,媽媽和爸爸慌慌張張開門進來,我看那個樣子就不對勁,因為這個場景之前就發生過。我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招娣,外婆住院了,你自己先睡覺。”

媽媽在醫院待了好多天。醫生又像之前有次一樣和她們說拉回家吧,治也治不了。因為外婆患的病真的太多了。她的體內已經冇有多少血了,給她輸血都輸不進去。又想著她當時也89歲了,大概真的到頭了,所以那些舅舅商量著就把她接回家。

-他的情緒,他的心,他的一切。白子奕握緊了拳頭決定放手一搏,他不管在畢業晚會那天夏心淩是否會和向雲澤表白,他都要鼓起勇氣說出這四年來一直藏在他心裡的話,說出那句“我愛你,讓我一輩子隻嗬護你,照顧你好嗎?”夏心淩發現了站在門口的白子奕,她並冇有擦擦眼淚來隱藏自己傷心的事實,因為她知道這四年來自己傷心難過的時候身邊總會出現白子奕的身影,他就像一個可以隨時隨地陪伴自己的人。想到這些她的嘴角又微微上揚,她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