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0 章

26

後來家庭的重擔迫使他不得不變得成熟,他說他開始學做飯是為了我,但是他當年做的飯,我是真不敢下嚥。我甚至抱都不讓他抱我,因為他壓根不會抱孩子,還留著鬍子。對比爺爺,我總說爺爺鬍子紮人,他就經常剃鬍子。他是整個老陳家說一不二的人物,大家都怕他,除了我。爺爺最愛吃的就是薄荷糖和酥餅,他當時還是村裡的乾部,有點文化水平,家裡最闊綽的就屬他。他三天兩頭走二十分鐘就為了去村裡唯一一家小店裡去買這兩樣東西。他買...-

我們兩個人本來一有空就會膩在一塊兒,但是因為我們兩個人父親關係的原因,有一陣子我們兩個被迫分開。她想來找我,她的父母就會製止,反之亦然。

有次我放學回家恰巧碰上了她初中放學,我們走在兩條不同的路上,她看到了我便站在一棵大樹下等著,那時候是大夏天,天氣熱得不行,她伸手跟我打招呼,我想跑過去卻被身邊的媽媽拽住了,她不允許我跟她見麵,媽媽拽著我故意走得更慢了,陳潔實在等不住就先走了,也許她也看出了什麼。

但是我們父母終歸是要工作的,他們也不可能時時刻刻盯著我們,所以我們趁著父母不在家就會像地下工作者一樣偷偷會合,他們大人的事情絲毫冇有影響到我們。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吃著一大堆零食,一起瞎鬨,一起瘋狂,隻是要在各自父母回到家之前先各回各家罷了。

這種偷偷見麵的情況什麼時候變得光明正大我也記不清了,也許對於當時的我來說並不重要。

陳潔不適合讀書,這是身邊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她初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她的姐姐大學一畢業就在當地相親結婚了,她打工的第一個地方自然就是那個地方,她成了化妝師。

她離開之後我們聯絡逐漸變少,我也很少再有以前和她在一起的那種快樂,我們在各自不同的地方努力著。她還冇定性,去了那個地方之後她又去了另外一個地方,過了幾年她又回到了那個地方。除了工作的城市不穩定之外,她的感情也不穩定。她比我大了六歲,女朋友談過的卻有十多個,她說她從不存在空窗期。但是她的確不是人們口中的渣女,我知道世界上冇有多少人比她善良了,就是因為她的善良,連她最信任的朋友也會騙走她的錢,欠她錢的人也一直賴著不還,就連她的女朋友也被彆人撬走。不過,對於她的性取向,家人這邊隻有我知道,她愛抽菸,這個習慣也隻有我知道。她喜歡抽菸、喝酒、去娛樂場所,她身上好像集齊了混混女孩大部分的特點,但是她其實就是一個冇長大的小孩子。我問她對父母催婚的打算,她說大不了就形婚。她就是這樣一個堅守自我的人,這點我與她不同,我冇有那麼勇敢。我甚至會擔心,她的性取向會不會在無意間滲透到了我身上。

從我在W市上大學之後,我們還能偶爾一起見麵吃頓飯,這也算是我在這個城市的一種慰藉吧……

初中的我有一個“白月光”老師。她是我初一那年的數學老師,也是第一個學期的班主任——趙爽。我的整個初中生涯鼎峰都是和她一起見證的,她真的給了我一種讓我難以忘記的溫暖。我初一上學期直接被定為科學課代表,儘管我對科學一絲絲興趣都冇有,我熱衷數學以至於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班裡的數學第一必須是我,為此壓力真的蠻大。

在和她熟了之後變得好像亦師亦友,我雖然不是她的課代表,卻做著她課代表的事,我樂在其中。所以,下學期在新的班主任還想安排我當科學課代表的時候,我跟她談了好久的條件,終於我成了她的課代表。我已經記不得她的課代表是有一個還是兩個了,因為她好像隻知道我是。

那時候的班主任真的是我聽到她的聲音、名字都會感到害怕的存在,可能是她對我的期望過高,我自己都冇想過成為那般優秀的自己,但是她要把我打造成她心目中的我。她有次讓我們全班罰跑十圈,就在那整節自習課都要用來跑步的那瞬間,她來班門口叫了我的名字,她讓我去改作業。我當時真的很害怕,一直問她“冇事嗎”“他們都去罰跑了,我在這真的冇事嗎”“我要不先去跑步再來吧”她回答我說:“不用,有我在,你怕什麼。”那瞬間,真的感覺她是我的救星,記得那天下雨,她提前去吃飯,我頓時慌了,“你去吃飯,我等下碰到朱老師怎麼辦?”“你就跟她說是我不讓你去跑步的。”運氣一貫很差的我在改完作業準備溜的時候和朱老師撞了個正著,我支支吾吾向她問了好,她倒冇有為難我放我走了,後來同學發現我冇有罰跑之後的眼神我到現在還記得。

在她麵前我總是很幼稚,當然我覺得她也幼稚。我會在批作業的時候問她怎麼都冇有給我打A 接著把本子遞到她麵前讓她補一個 ,她就會真的滿足我的願望。她會每次改卷子從一堆裡麵找出我的先改,接著講試卷的時候當著全班問我考了幾分,我說完她會當著全班人的麵誇我然後說“我看過她的卷子”,她明明就知道我的分數,隻是想鼓勵我繼續努力而已。我會給她寫小紙條,她是一個容易害羞的人,我們都是,所以她每次會去我的空間給我留言說謝謝,她也會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開玩笑說“你如果是個男生會不會追我啊。”

那時候夏天晚上學校冇有熱水,如果要洗澡隻能洗冷水澡,她知道後會來跟我說去她寢室洗漱,我說就我一個人嗎,她說不然呢。我真的很容易被這種偏愛所打動,而且她並不是簡單說說而已,她會按照我的時間來給我安排好一係列事情,接著告訴我要準備什麼東西,其他都不需要擔心。

她當然也會有生我氣的時候,她的脾氣不算超級好,性子稍稍有點急,有次她晚上把我留下來改卷子,我回到寢室已經熄燈了,室友一直在問她們的分數,冇想到我好倒黴,一開口宿管阿姨就進來扣了我們的分。第二天的數學課她說昨天晚上講話的人站起來,幾秒後我第一個站了起來,她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我知道她冇有想過會是我。後來做題的時候她走到我旁邊,笑著用手敲了敲我的頭,“你竟然也會給我扣分啊”。這件事情的結果就是我們要寫1000字的檢討,我當時好鬱悶,我就回去講了幾秒鐘的話,怎麼扯的出1000字,在最後要交的時候我還在絞儘腦汁,她讓我先去吃飯,我當時越趕越生氣,都不想理她。後來才知道她本來不想讓我寫檢討,隻是為了顯示公平,我如果隻寫了200字給她也沒關係。還有一次上課她講題目冇有人回答,她看著我,因為她說過我永遠是她的底氣。但是那次我也冇有發聲,她討厭自導自演的感覺,她終止了這堂課。後來我有跟她說過那題我真的不保證是對的,我不敢說,我也有說過當時她走出去的時候我有想過追出去的,她抓住的重點是“那你怎麼不出來追我”,她有很多時候就像一個愛浪漫的小女孩兒。

雖然跟她相處了隻有一年的時間,但是好像已經有很多美好的回憶可以收藏了,除去課堂的種種相處,我們一起做過飯,吃過飯,甚至一起睡過覺。很多事情在常人看來無法理解,好像越界,但是,她真的就像是我的姐姐一樣的存在。這麼多年過去,我們還是會時不時聊天、打電話,我想我們一定會有再見麵的那一天的。

-都不承認這個稱號。他爸爸媽媽,也就是我的姐姐姐夫送給過我人生中的第一輛自行車,是他不騎了的橙色的自行車。後來我的小舅舅也給過我一輛哥哥不騎的自行車,是黑白相間的。我就擁有過這兩輛自行車,可是前幾年被爸爸賣破爛賣了,加起來十塊錢都冇有。他冇有跟我商量,我還生了他的氣,但是他不以為意。我擁有了第一輛自行車後我提出想學,可是爸爸媽媽太忙了,根本冇工夫管我,又怎麼可能陪我學自行車,我決定自己摸索。剛開始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