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7 章

26

的世界感到好奇。“城裡啊,好得很,那裡又大又亮,可不像我們這到處是山,是田的。俺還是城裡的女兒好多年前帶我去過一次嘞,”看得出來,老奶奶在回憶那次去城裡的經曆了。招娣本不想再問下去,可嘴巴還是不自覺往外冒了一句:“那您為什麼回這個山溝溝呢?”老奶奶歎了口氣,裝作不在乎的樣子,“人老了嘛,去哪都是個麻煩,俺自己也有家,跑彆人家去礙什麼眼呐!你瞅瞅,我又不缺吃、不缺穿的,這輩子啊也快走到頭了,就這樣過...-

我在爸爸的懷裡度過了最安全的一段路程。媽媽在爸爸之後進了家門,我瞟到了一眼她的眼神,我知道,逃不過了。她想把我從爸爸懷裡揪過去,爸爸使勁抱著我不放,媽媽就真的揪住我的耳朵使勁擰,用力擰,比她刪我巴掌還要痛十倍、百倍。我忍不住大聲哭起來,很大聲很大聲。爸爸和她也爭執起來,那時候我感覺我耳鳴了,兩種不同的聲音穿過我的耳朵,我卻隻能聽見我的啜泣,我哭到後麵聲音已經不能連續了,我開始乾嘔、咳嗽,我快不能呼吸了。還好,最後爸爸贏了。

奶奶的家就在我家隔壁,她被我哭聲嚇到了。她趕緊出來開門,讓爸爸把我抱她家裡去。我感覺我已經快要暈厥了,奶奶離開我家的時候一直罵我媽媽是個瘋子。爸爸把我放到奶奶的床上,他想看看我的耳朵又不敢碰它,因為可以明顯知道已經腫了,我的臉上也有巴掌印。爸爸不會安慰人,他隻是不斷地跟我重複:沒關係,沒關係,不痛不痛。我還在哭,邊顫抖邊哭,奶奶問媽媽為什麼打我,爸爸跟她說我媽媽又發瘋了,迷信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奶奶說小孩子哪經得起這麼打,可是,我就忍過來了。那時候我真的以為媽媽是瘋子,後來大了點之後我覺得她有躁鬱症,學了科學之後我覺得她有甲亢。

那天爸爸不敢把我帶回家睡覺,他回家把我那碗冇怎麼吃的泡麪端了過來,他問我是不是已經冷了,理智告訴我是的,但是我還是搖了搖頭,埋頭吃起來。我吃的不僅是麵,還有我掉進去的眼淚和鼻涕。

都說家是溫暖的港灣,是避風港。但是在我上初中前,家是隨時會爆炸的定時炸彈,奶奶的家纔是我溫暖的小窩。那一次之後,我很長時間都怕跟媽媽交流,現在想起我的耳朵都覺得發熱,有疼痛感。可是媽媽從來不承認她打過我,那我這些可怕的記憶又算什麼呢?

我總覺得我快樂的生活在爺爺走之後就不複存在了,除了跟陳潔相處的時候。我一直以為我不愛媽媽,我很討厭她,甚至恨她,恨她總是不明緣由地罵我、打我,恨她不能跟其他人的媽媽一樣給我我想要的東西,恨她永遠理性,吝嗇地過日子。這種感覺持續了很久很久。

我有陣子一直在認真地想,我是不是不該出生,特彆是在媽媽無數次地說後悔生下我之後。我小時候愛玩爸爸諾基亞手機裡的貪食蛇和媽媽手機裡的推箱子。那天媽媽剛往手機裡充了一百塊錢的話費,那時候充話費是要托我們村子裡管收電費的人去鎮上充的。那天是下午,媽媽在外麵洗衣服,我靠著門柱看著她,爸爸在門口劈柴,三個姑姑都在奶奶家。她收到一條簡訊,上麵寫著欠費。我的災難又降臨到我頭上了。

“你是不是把我手機拿去花錢了!你這個害人精!”以這句話開頭,她罵了一下午。好像用木槌錘衣服都耗費不了她多少力氣,她的聲音又尖又響,我不敢動,就聽著。我當時在心裡慶幸,還好她現在有洗衣服的事情要做,不然又得捱打。雖然她罵了我很久很久,但是大部分話我已經漸漸淡忘了,無非又是那些刺人的話——不得好死、生下來就是害人、我就是一個麻煩、恨不得打死我……但是有一句,我記到現在,也不是因為多恨她,隻是純粹的怎麼也忘不了。爸爸讓她彆罵了,不就一百塊錢。她說:“什麼叫做就一百塊錢,她哪裡值一百塊錢,我就說她連一百塊錢都不值!現在誰給我幾百塊錢,她誰愛要誰拿去好了!”說到這,姑姑忍不住開口了,她們說她太過分。那次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不值一百塊錢。

事情並冇有以此結束,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她打電話給村子裡的那個人問了之後才發現是他那天冇去鎮裡,一百塊錢還在他那裡,冇充進去。她冇跟我道歉,冇來安慰我,冇解釋剛剛說的話,好像這一切,是我應得的,我就應該受著。她隻教我要和她說謝謝,卻冇教她自己要和我說對不起,在她那裡,她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對的,毋庸置疑的。

姑姑拿我打趣:“你也好笑,跟個傻子一樣在這裡站一下午。”

傍晚的時候下雨了,媽媽叫我幫他們搬爸爸下午劈的柴火。我總是在不該硬氣的時候硬氣,也許是一種叛逆?也許我在表達我的反抗?我還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你再不給我動起來,你又想捱揍了是吧?”她又在給我下命令。我不聽。她拿著一根爸爸劈的柴就朝我走過來,她往我小腿那重重地巧了一棒,我瞬間跪在了地上。

我還是屈服了。

好像我活了十九年,在媽媽的眼中一直都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孩子,儘管身邊的人都說我聽話、安靜,但是她永遠能從我身上挑出毛病,永遠對我不滿意,可是她對姐姐不這樣,“你能不能學學你姐姐”,這句話聽得我的耳朵都長繭子了,問題是我根本不是我姐姐,我是有思想的人,我不是複製粘貼出來的生物體,我怎麼去模仿另一個人生活。後來高中的時候,一個人和我說,這是話語權的問題,無論我長到多大,無論過了多少年,根本無法改變。

小時候過年拜年送禮我最喜歡的就是旺旺大禮包,雖然大人都看不上,但是倘若我收到這個禮,我是怎麼也不允許媽媽再把它轉手拿去送彆家的親戚的,而護住它最好的辦法就是,收到之後趕快拆包裝,包裝被破壞了之後媽媽便冇有辦法轉送了。她把我拆包裝形容成造反,原來我小時候就會為了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拚儘全力了啊。

旺旺大禮包裡麵有好多貼紙,為了適應過年的氛圍,都是大紅色的,有一次我把貼紙全貼在了那個木板做的衣櫃上,爸爸和奶奶看了之後都誇我貼的好看,我忍不住去把媽媽拉進房間來看我的傑作,冇想到媽媽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誰允許你在上麵亂貼東西的,給我全部撕掉!”我愣住了,原來我又是在胡鬨。那天晚上,我撕了好久好久的貼紙,爸爸攔著我讓我早點去睡覺,我拒絕了,我大抵是在賭氣吧。

我一直覺得媽媽偏心,但是到現在她都是不承認的,關於她偏心的毛病我之前年少輕狂的時候是提出來過的,記得那次我被罵的好慘,後來逐漸習慣這種生活,許多的不服氣也隻憋在心裡了,不過她說比起姐姐,她更愛我,我到現在也不相信,也不這麼覺得,也從來冇有感受到過。

在我酷愛做飯的那段時間,天氣每天熱得感覺人都能被蒸發,但是我還是每天待在那個小屋子裡,對著灶台,我切菜技術不好,現在也冇提高多少,所以燒三個菜我四十分鐘就能解決,但是洗菜切菜一個小時也做不好。那天我在切黃瓜,雖然我技術不好,但是我追求卻還挺高,我偏偏要切得超級薄才滿意,一段時間後我感覺胸口越來越悶熱,一隻蚊子從我眼前飛過,我恍惚間感覺她要叮我的腦門兒,我忍不住想要去拍它,結果我右手握著的刀順勢放在了左手上,我的中指隨即開始流血,我的眼睛有點模糊,我看不清傷口的大小及深度,我想著可能擦破了點皮吧,反正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怎料到我把手一甩,切好的一排黃瓜全成了紅色,我開始意識到不對勁,我的手源源不斷地有血流出來,接著我開始頭暈,感覺整個世界都灰暗了,我逃離了這個地方,我想我大抵是中暑了,但是比解暑更緊急的是處理我的傷口。

-,陳功一幫牌友要來家裡吃飯,他非要彰顯自己一家之主的地位,就下令讓林建英去挑水來做飯,連張珍都出來說,她身體不好,怕會傷害到肚子裡的孩子,需要保胎。陳功哪聽得這些,不管三七二十一,去乾了再說,何況,運氣哪有這麼差。偏偏運氣就是這麼差,林建英在挑水回來的路上扭了腳,摔在了地上,水桶打翻了,血也不斷往外流,水、血、汗跟眼淚不斷流淌,他們第二個孩子就這樣冇了。林建英小產還冇到一個月,陳功就強迫她同房。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