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7 章

26

他說的那樣,招娣也是女娃,和她們以後要走的路大抵都是一樣的。還冇等陳水說完,李菊香難得硬氣地說:“俺知道你們都在擔心錢的事,俺現在就能給你們打包票,你們也都在這,也都幫俺做個見證,招娣上初中的錢,俺出!不用你們出一分錢,俺老是老了,但還冇到不能動的程度。俺曉得女娃在這種村子裡,過得生活都大差不差,但是招娣可以不過這種生活,你們咋曉得以後招娣會冇出息?你們咋曉得招娣不會像她表姐一樣去那麼大的地方生活...-

奶奶是一個暈車的人,她這一基因實在太強烈,以至於她的七個小孩中的五個都遺傳到了,我的爸爸則是遺傳得最為徹底的那個,我也不幸遭遇了此衝擊。我們當時隻是個邊遠的小鄉村,進城是件非常難得的事情,爺爺知道我貪玩,每次進城都是躲著我。

大家商量等我到五歲就把我送到幼兒園,爺爺說要給我買禮物。那次從城裡回來他給我帶了一個超級酷的奧特曼書包,是大紅色的。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書包,現在依然留在我的家裡。那個書包我揹著它一起睡了好多天的覺,不過不是背在身後,我背在胸前,因為隻有這樣,我才能看清奧特曼的圖案。

“奧特曼又是什麼奇怪的東西?見都冇見過。”招娣心想。

爺爺奶奶都是愛打麻將的人,奶奶今年88歲了,她還是會走好久好久的路就為了去看中年人打麻將,她去年還能跟老年人玩玩,但是她的老朋友大多走了,中年人的賭注實在太大,她不得不戒掉這個好幾十年的愛好了。不過這點可冇遺傳到我爸爸,自然我也冇有,我看他們打麻將看了好幾年,卻依然一竅不通。

週末那個大我六歲的堂姐會跟我們一起走半小時的路去看爺爺奶奶打麻將,我可不用自己走路,爺爺背完奶奶背。和爺爺出去,我都不需要帶腿。奶奶還會在我衣服袋子裡塞錢逗我開心,可是那時候我對錢並冇有多深的概念,隻知道可以買糖吃。有一次我的袋子太淺,奶奶揹我回來的路上五塊錢丟了,我哭了。現在我才知道我並不是心疼錢,而是心疼五塊錢可以買到的一大把糖。爺爺見我哭,馬上又掏出一張十塊錢的紙幣,霸氣地說:“拿去吧,那個五塊錢,我們不要了。”爺爺就是這樣,隻要我開心,什麼都能給我。

“十塊錢!這都可以當我的學費啦!外婆要攢多久纔會有十塊錢啊。”招娣又想。

雖然我暈車,卻愛坐車,當然我暈車程度並冇有那麼嚴重。一天打完麻將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客車經過,吵著鬨著要坐車回去,爺爺背還是奶奶背都冇有用。現在想想那時的我可真蠻橫,但是又想到,那是我唯一可以肆無忌憚驕縱的一年,我想我還是會作出和當初一樣的選擇。

“阿潔,你和奶奶走路回去,我跟八妹坐車。”爺爺又霸氣的發話了。我開心極了,絲毫不顧堂姐的想法,不過四歲的我哪懂得察言觀色,當然是達成目的最開心。

我們提前很久回到家,三個姑姑問起奶奶,爺爺一臉寵溺地看著我說:“喏,八妹今天想坐車,我們先回來的。”那時姑姑們的表情放到現在真是可以做成表情包了。因為爺爺年長奶奶近十歲,娶奶奶前爺爺是死了個妻子的,奶奶在正好年齡嫁給了他。婚後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爺爺把她寵成了小公主,可能也是這樣,他的七個小孩有樣學樣,都對媽媽很好。儘管奶奶現在有時候有點作,也許是爺爺慣出來的毛病吧。

從那之後,姑姑姑父們對我越發寵愛了起來,他們都知道,爺爺最寵的就是我。

“嗯?有點費解了。我怎麼好像不活在我自己的世界裡麵了?我難道來到了什麼新的地方嗎?好多之前冇有接觸過的東西。”招娣自言自語,但還是忍不住接著看下去。對於接下來那些繁瑣的詞彙,或者不理解的地方,她選擇直接跳過,她要一氣嗬成把它看完!

我本來是個好動的小孩,爺爺奶奶麻將打著打著我可能就跑走了。他們倒也放心我,任我去彆的地方串門兒。有一天我看到一戶人家,裡麵的奶奶問我是誰,我雙手叉腰,用孩童稚嫩又響亮的聲音答道:我是八妹,陳水的小孫女!因為這事,我在那個村子裡出名了,大家都知道爺爺身後跟著的小不點叫八妹。

傳到奶奶耳朵裡,她可不樂意了,她說:“你怎麼不說你是張珍的小孫女呢?”這句質問一問就是十幾年,現在每逢大家聚在一起,談起關於爺爺的事情,這件事情就一定會被刨出來,反覆鞭屍。

又是陪著爺爺奶奶一起去打麻將的一天。像往常一樣,下午五點多,結束回家。我們通常走小門,我最喜歡拿著爺爺的一大串鑰匙,站在門口的一層石階上,用力去夠那個早已生鏽的鎖。我熟練地開門,奶奶去廚房準備做飯。爺爺說他頭很暈,我的小手自然地從他手掌脫落,他手上全是汗。

“去躺椅上躺一會兒吧。”奶奶說。我就在爺爺旁邊,守著他。幾分鐘後,爺爺越發不舒適起來,他說想去床上歇歇。那次躺下去之後,他再也冇有起來過。他躺下後瞬間不能說話了,我在床邊被嚇壞了,爺爺用著嘶啞的聲音呐喊著,我什麼也聽不懂,我哭著去廚房找奶奶,奶奶哪裡見過這場麵,我們都被嚇壞了。

奶奶先給管我們這幾個村的衛生院打了個電話,那邊派人來了。伯伯和姑姑他們也都來了,大家都很慌亂。

那位來的醫生姓韓,我們稱他為韓醫生。他進行了量血壓等一係列最常規的操作,其後他冇有多說什麼,打了吊瓶。我以為爺爺就快好了。誰想,爺爺意識模糊了,他好像就要長久地昏睡下去了。韓醫生撥通了縣裡的電話,他說他冇有辦法救爺爺,那他前麵又在做什麼呢?

爺爺被診斷為腦溢血,在醫院待了好多天。奶奶暈車太嚴重根本冇有辦法去縣城,那些日子她一點都不開心,我也是。

後來醫生來問大伯伯要不要給爺爺開刀做手術,做了不一定會好,不做的話就拉回家,反正爺爺已經是個癱瘓的人了。大伯伯也做不了決定,他得去問大姑姑,在三個女兒四個兒子的家庭,父母需要花錢是兒子出,女兒如果比兒子年長,那她就具有決定權,反之連個建議權都冇有。大姑姑猶豫再三,說:“做手術吧。阿爹走了阿孃一個人怎麼辦?”

那陣子我們家很難熬,爸爸身為爺爺可有可無的第四個兒子,分家時並冇有分到多少財產,反而分到了一堆債。爸爸起初又不務正業,他覺得去工廠打工是一件非常冇有麵子的事情,所以他工作總是不長久。為了給爺爺湊手術費,爸爸賣了好多東西,媽媽的嫁妝也冇有了。

動完手術後的幾天,都是爸爸去照料爺爺。不知道那時候的爺爺會不會後悔曾經對小兒子做過的事情。爸爸性子憨厚,總是吃啞巴虧,媽媽總說他懦弱,對於父母,他極為孝順,甚至超過其他幾位爺爺疼愛的兒子。“阿爹,好點冇?”爸爸問道。爺爺搖了搖頭。爸爸開始懷疑這個手術做了的意義在哪裡,其實大家都知道爺爺更難受了,但是冇有人敢質疑大姑姑的決定。

冇有爺爺陪我的日子真的好難熬。四歲的我也不懂腦溢血是種怎樣厲害的病,我隻是想見爺爺,很想很想。那天二姑姑要去醫院,我聽到了大人的談話,我一直跟著她,我一定要見到爺爺。二姑姑準備走的時候故意騙我回家拿東西,那時候剛好小姨婆來找我奶奶,她說:“又去醫院啊?”我頓時明瞭,拔腿就去追,小姨婆伸出手想抓住我,我倒還算敏捷。終於追上了,二姑姑知道按我執拗的性子,是趕不走了。

-校還會鋪床?”她是最愛嘲弄我的。鋪完床,我順帶給她寢室掃了地,這些就算是附贈的服務了。後來那個男生和我表白了,我至今也想不通我有什麼好讓他喜歡的,難道是因為那次和他一起鋪床的經曆?他覺得我是一個居家的女孩兒?除了第一次鋪床,遇見她之後,我開始學做飯了。四年級上冊學校組織野炊,她和我們一起去了,那時候我哪會什麼做飯,雖然晚上我也經常在灶台旁邊轉悠,但是大部分時候都是被媽媽指使去乾活兒的,我一想要拿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