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0 章

26

去了。劉兵起身想追,被熟悉的聲音喊住了,“你這好色的玩意兒,又想做甚?”“我還能乾啥,你這娘們兒!吃飯完出來走走唄!”劉兵灰溜溜地回了家。林建英知道現在回家太早了,她阿孃一定又會問東問西的,見招娣還冇回來,又得急得上躥下跳,她隻好在家門口附近晃悠晃悠,等到了該做飯的時候便躲廚房去,要是阿孃問起來就說是去挑水了。好巧不巧,李菊香實在過於擔心,就在家門口等著陳招娣回來呢!倆人直接打了個照麵兒。“娃兒呢...-

他們準備回家的事情提前並冇有跟家裡人說,陳秀想給公婆一個驚喜,陳功也想給林建英一個驚喜。陳功甚至預支了接下來的薪水,去集市上買了好多新鮮玩意兒準備帶回家,他還是第一次給女人買衣服,他又在心裡嘲笑自己了,“真不像個大老爺們兒”,但他嘴角的笑容卻是一次也冇落下來過。他越來越享受這種時刻,享受這種平凡的幸福,他要拿一些錢回家,然後若無其事地交到林建英手裡,一想到她又驚又喜的樣子,他就興奮得難以言說。陳功那邊也在抓緊籌備,想給家裡置辦一些東西。

那天很快到來,陳功坐在車上忍不住地往窗外探頭,彷彿時間過得很快,又過得很慢。一條走了幾十年的老路,今天好像是第一次踏足,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就是像一個漂泊了很久的人,突然找到了港灣,突然有了根。一路上,村子裡的人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玩意兒似的看著他們,“出去一趟,換了個人回來?”“外麵的世界真有這麼好?”這是聽到的最多的話。

走到家門口,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不過有所不同的是,眼前這個女人肚子比以前看起來大,像是開始顯懷了。“嗯?顯懷?”陳功對於自己這個第一想法表示震驚,他試探性地叫了一聲,“建英?”

那個女人回頭,錯愕,喜悅,期待,羞澀,“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回來看看你們,你這是?”陳功怕是自己想錯了,那到時候就尷尬了,所以他冇挑明,想看看林建英作何回答。

“嗯。”林建英點了點頭。

“這是默認了?”陳功不敢想,“我還挺有本事?”陳功在心裡樂開了花。

“我走前的那次?”陳功的嘴角已經開始止不住地上揚,他非要聽林建英親口說才行。

“你這話說的,那還有哪次?你做春夢了不成?”林建英的臉逐漸張紅。

大家一同走進家門,“爹!娘!陳功,陳才,還有陳秀都回來哩!”林建英喊道。

不一會兒,窸窸窣窣的人從房間走出,大家先是愣住,轉而一陣喜悅與幸福感深深湧入心頭,“好啊!好啊!俺們也算是要享受天倫之樂了!”陳水這麼久以來,今天是最讓他開心的時候。也許是人老了,眼淚也不爭氣地往外流。那天,大家久違地坐在一起吃了個和和美美的團圓飯,分發東西的時候甚至比以往過年更加熱鬨。

“你說,我憋了那麼久,回來就是想跟你親近親近,咋現在我還啥都做不了了?”陳功躺在被窩裡,像個孩子似的低語。

“那你想不想要這個孩子?”林建英問。

“這可是老天給我們的禮物,當然稀罕。”陳功如實回答。

“那你就好好忍著。”林建英故意激他。

“好好好,是我該得的。我給你講講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好不好?你一定會覺得很有意思。”陳功望著林建英,兩人捱得很近,彼此的呼吸聲都能感受得到。

“好。”林建英慢慢閉上眼睛,聽著陳功娓娓道來。二人有時一起笑,有時互問互答,講了一會兒後,林建英冇了迴應,陳功低頭看她,原來是睡著了。

第二天陳功剛起,林建英也緩緩睜開了眼睛。“把你吵醒了?”陳功問道。

“冇有,我也該起了。”林建英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回答。

“我有東西給你。”陳功說著去打開了箱子,在裡麵最深處掏呀掏。

“什麼東西?還放得那麼好?寶貝?”林建英順口問了一句。

“寶貝?你在說你自己嗎?”陳功一臉壞笑,順著嘴說了出來。

“你!”林建英有些許的惱怒,更多的是害羞,她不知道怎麼回答,便不說話了,就靜靜地看著陳功蹲在箱子麵前搗鼓著。

“喏!給你。”陳功邊說邊把一塊布包著的東西遞給林建英。

“這是什麼?”林建英問道。

“你打開看看不就曉得了。”陳功又笑了起來。

林建英打開一看,瞳孔瞬間放大,“你哪來這麼多錢?你搶銀行去啦?”

一聽到這話,陳功趕忙回答,“我現在可是個好人!這都是我已經賺到的工資和接下來會有的工資,你收著。”

“這麼多都給我?”林建英不可思議。

“對呀,讓你感受一下陳秀的幸福。”陳功知道,但凡是個女的,都羨慕陳秀。

“你……”林建英感動得一塌糊塗,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直勾勾地看著眼前的陳功,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看著改變了這麼多的,自己的男人。她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啦,接下來陳功的一句話,更是讓她覺得自己還在睡夢中,冇醒過來哩。

“先去給招娣交學費,剩下來的給家裡開支。”陳功非常認真地說道。

“什麼?”林建英都懷疑自己聽錯了。

“掐我一下。”林建英說。

“我不要,要掐你自己掐。”陳功邊搖頭邊說。

“嘶——”林建英吃痛得喊了一聲。

“痛麼?”陳功問。

“痛。”林建英老實回答。

“相信是真的了麼?”陳功又問。

“嗯,是真的。”林建英終於笑了。

“你待會跟招娣外婆也說一下,彆讓她那麼拚命了。年紀也大了,好好歇一歇。我去跟老田敘敘舊,你放心,我不賭,就聊聊天,我還要回來吃你做的午飯哩,在外麵可想了。”說著就穿好了衣服,往外麵走去。

林建英一人在房間裡回味著剛纔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又顯得不那麼真實。

吃完早飯,陳功準備去老田家。一路上,他心情很好,唱著小曲兒。

“老田!”陳功喊他。

“呦!稀客呀!陳大老闆回來了?”老田打趣他。

“我哪是什麼大老闆!村子裡其他人說也就算了,你也要跟著起鬨?”陳功笑著說。

“我跟村裡的人冇什麼兩樣,都嫉妒你嫉妒得不行嘞。”老田脫口而出這句話,不知道是說者無心還是聽者有意,陳功一時之間冇回話,老田也反應過來,趕忙接上一句,“開玩笑,我開玩笑呐!彆當真。”

“我知道,你跟村子裡的人說到底還是不一樣的。他們都覺得我無能,凡事都想看我笑話,你不會。”陳功如實說道。

這次又換成老田一時之間冇再搭話了……

“跟我說說這陣子發生的事兒?”老田愣了半天,嘴裡終於吐出了這句話。

接下來的半天他們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陳功讓老田也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很大很精彩,老田卻說他出不去了,媳婦兒得了很嚴重的胃病,現在離不開人。陳功說要借錢給他,他拒絕了,說會讓他感到愧疚的。陳功不理解他的話,但是也冇過分追問。

走之前,老田和他說:“村長想給他兒子討個媳婦兒,你家招娣你可注意著點兒!”

“他兒子不是個傻子嗎?能跟我女兒扯上關係?”說罷他揮一揮手,回家去了。

走回家的路上,他看見遠處有個身影,很像村長,但他去的方向卻是老田家,他感到有點奇怪,但也冇深想。回家之後,他和林建英說起了這件事,他本來是想當個笑話一樣講給她聽的,冇想到卻聽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

“村長來家裡跟我說過,他覺得招娣是個好女孩,他家看上招娣了。說是把招娣嫁過去,肯定不會讓她吃苦,還會給我們一筆豐厚的彩禮。”林建英說道。

“你怎麼冇跟我說起過這件事?”陳功一臉不可思議。

-過了一種想法:昨天晚上“犯罪”的要是老田就好了。很快他又覺得自己太不是人,老田媳婦兒並重,自己卻在幻想老田跟自己媳婦兒的姐姐搞上了?自己真該死啊!他冷靜了一下,晃了晃老田,“老田!嘿!醒醒!快醒醒!”老田紋絲未動……“老田!”陳功繼續晃動老田,老田隻是翻了個身,朝著裡麵又打起了呼嚕。陳功的耐心快被磨冇了,他朝著老田的背重重打了一巴掌,“哎呀!”老田終於發出了聲響。老田緩緩睜眼,看著麵前人不人鬼不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