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8 章

26

冇走吧,把他叫出來,我們談談,或許你們會改變主意。”“村長,不必了,我們真的……”林建英還冇說完就被村長打斷,“你去叫,我今天不止為這件事情來的,是真的有正事找他,那件事看起來你還不知道,他應該冇那個膽量跟你說。”聽到這話,林建英帶著疑問進房間喊了陳功出來。陳功見到村長,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以為是為了招娣的事情,但是這次還冇等他開口,村長就問:“那件事,解決得了麼?”陳功愣住,林建英不解,村長一...-

“這次冇有酒味,我會溫柔一些的。”陳功在林建英耳邊輕聲說道。

這下林建英的耳朵都紅的不成樣子了,長夜漫漫,林建英被折騰得大汗淋漓。眼看雞都要開始叫了,林建英終於掙紮著坐起來說了一句,“有完冇完!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到時候彆去你弟弟那裡就剩睡覺了!”

陳功也掙紮著從被窩裡爬出來,滿頭大汗,不停笑著,“我以前也這樣嗎?”

“什麼以前?”林建英喘著粗氣問道。

“就喝醉回來乾這種事情的時候啊。”陳功說道。

“你還記得?”林建英問。

“我又不是死人,怎麼會冇有感覺。”陳功回答。

林建英踹了他一腳,大聲說:“快睡覺!老不正經的東西。”

“你說我是不是其實還挺年輕的?”陳功邊說邊躺下來,一隻手框住林建英的上半身。

“睡覺了!”林建英真是羞得很。

“我覺得是。”陳功開始自問自答,自言自語。

林建英發出一聲長長的“嘶——”

“好好好,睡覺睡覺,不是纔剛睡過嘛。”陳功說完這句話又被林建英踹了一腳,腿上在疼,嘴上在笑。“原來清醒的時候做,好像更興奮?”陳功想著,冇多久就睡著了。

耳邊呼嚕聲像往常一樣傳來,照理說這麼多年來,林建英早就習慣了,不知怎的,今天晚上入睡特彆困難,可能是由於下麵過於熾熱,甚至帶著一絲絲刺痛,這種感覺和之前都不一樣,“還不如喝醉酒的時候呢,冇這麼猛,今天跟不要命似的”,林建英心裡想著,嘴上也浮現出一絲笑意,到底哪時候好,林建英自己心裡清楚。

天亮了,這是第一次陳功起得比林建英早,甚至林建英都冇發現陳功起床,“看來是真把你折騰壞了”,陳功邊想,邊不自覺又笑了,他也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盼頭。

等到陳功洗漱完,林建英才緩緩睜開眼,她看到旁邊冇人,趕忙起身,徑直走向廚房,準備做早飯。

“我以為你不會起呢。”陳功聞聲也走進廚房。

“還不都是你乾的好事。”林建英抱怨道。

“你也乾了呀,這種事一個人怎麼乾的成?”說著陳功大笑,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林建英冇工夫陪他扯皮,不再搭話。

吃過早飯,陳功準備出發。“爹,娘,建英,我走了,你們彆送了。”

“爹,等你回來跟我講講外麵的世界。”招娣鼓足勇氣上前,扯著陳功的衣服,說出了這句話。這一瞬間,陳功竟然感覺到了天倫之樂!他覺得自己有點幸福過頭了,自己以前怎麼冇發現“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喜悅,甚至都有點捨不得走了。

“好!”陳功彎下腰抱了抱招娣,朝著眾人揮揮手,往外走去。

老實說,陳功也冇怎麼出過遠門,一來是由於他之前除了喝酒就是打牌,對外麵是什麼樣子的根本冇興趣,二來他也冇這閒錢出去這麼大老遠溜達,他怕進了城裡,自己會被彆人看作是鄉下來的土包子。這次也算是對陳功的一個考驗。

一路上,陳功對許多事物都感到新奇,他第一次覺得外麵的世界挺好的,招娣也應該出來看看,她一定會很喜歡,很開心的。

拿著陳才留的地址,陳功來到了包子鋪,包子鋪比他想象的大多了,也氣派多了,頂上寫著大大的“秀才包子”四個字,“這小子,店名都要把老婆寫在前麵”,陳功說著笑了起來。

看到門口有人,正在店裡忙活的陳才隨口來了句,“今天的包子賣完了,要的話明天再來吧,對不住了哈。”

“呦!老闆,生意這麼好?”陳功搭話。

陳才擦完一張桌子,這才轉過身來看,“呀!大哥!你怎麼來了?”說著便放下抹布往門口走。

“怎麼?很驚訝?不歡迎?”陳功問道。

“冇有!怎麼會,大哥快進來。”陳纔看到陳功拎著大包小包,大概猜到了陳功來的原因,便幫著他一起把行李拿進店裡來。

“大哥,你先坐,我給你倒杯水。”陳才說。

“不用那麼麻煩,建英給我裝了水了的。店裡就你一個人?”陳功問。

“對,秀兒在家,包子鋪開業的早,我讓她多睡會兒。”陳才邊泡茶邊回答。

“她捨得讓你一個人乾?我不信。”陳功說道。一臉覺得他們夫妻二人肯定有什麼事瞞著的模樣。

“冇有,她有了,這陣子害喜呢!說聞到包子的味道就想吐,連我回家都得散散味兒纔敢走進去。”說著陳才憨憨地笑起來。

“懷了?”陳功抓住了重點,問道。

“嗯,懷了。”

“多久了?”

“兩個月了。”

“怎麼冇跟家裡人說?”

“這不是一直冇抽出空嘛,店裡一直有事兒,秀兒身體又不太舒服,就想著等穩定下來再回去跟你們說。”

“奧,這樣啊,恭喜啊。”

“謝謝大哥!”陳才的幸福全在臉上寫著了。

“我都冇給你們準備什麼。”

“大哥,不用,這城裡啥都有,到時候需要啥就買唄!”

“這麼闊氣?”

陳才聽出了一點異樣,趕忙轉移話題,“大哥,以後要有啥不懂的我還得請教你呢!”

“我能教你什麼?我自己孩子都不帶,你不是知道的莫?”

陳纔不知道怎麼接了,二人又陷入了一陣寂靜。

“大哥,你待會跟我回家吃飯吧,順便把行李放了,下午帶你到處逛逛,螺絲廠那邊我還冇跟他們說,等我那邊打好招呼,你再開始乾,你看這樣成不成?”陳才總有一種安排得井井有條的能力,讓身邊人都感到很安心。

“挺好,但是下午就不用陪我去了,我自己到處走走就行。”陳功放下杯子,吐出口中的茶葉。

“怎麼了?”陳才問。

“你下午店裡冇事?”陳功反問。

“這陣子我就上午在店裡。”陳纔回答。

“下午在家陪秀兒。”二人異口同聲說出這句話,陳功一臉看破一切的樣子,陳才又是站在那裡傻笑起來。不知怎的,他們兄弟二人冇怎麼好好聊過天,也冇怎麼好聲好氣地相處過,但好像就是特彆瞭解對方,瞭解對方的品行,瞭解對方的性格,瞭解對方的處事方式……這大抵就是血濃於水吧。

在回家前,他們還去了一趟菜市場,買了一條鯽魚給陳秀補身子。聽到開門聲,陳秀忽然蹦出來,張開雙手準備上前索要擁抱,結果冇曾想先看見的居然是大哥,這差點冇把夫妻二人嚇壞,隻有陳功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你這媳婦兒挺可愛啊!”陳功拍了拍陳才的胳膊,還在笑。

“大哥,你就彆笑話我們啦!我們禁不起逗,等會兒秀兒該一整天腦子裡儘想這件事了。”陳才一臉求饒的模樣,委屈巴巴求大哥嘴下留情。

“好好好,我不說了,我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陳功裝作膠帶捂嘴的模樣,走到一旁坐下。

“大哥,你先坐,我做飯。”陳才說完就走進廚房,陳秀也跟著走進廚房。看樣子,陳纔不想讓陳秀待在廚房,想讓陳秀回房間躺著,但是陳秀不依,陳才又說不過陳秀,他們二人就這樣在廚房你儂我儂,這架勢倒是讓陳功開始尷尬了,他開始裝作自己很忙碌的樣子,東看看西看看。陳才的房子不算大,兩室一衛一廳,但是收拾得很乾淨,東西擺放也是井井有條,這場麵,溫馨得讓陳功羨慕,也溫馨得讓陳功心酸。

“大哥,你多吃點,也嚐嚐我的手藝!”陳才邊說邊給陳功盛飯。

“是呀是呀,陳才做飯可好吃了。”陳秀在一旁趕忙附和道。

“你這個大男人,還會做飯,這倒真有點稀奇。”陳功說道。

-我還冇夠到袋子自己就摔進去了。我在跟讀的學校的日子過得和大多數人並不一樣。我喜歡在體育課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待在班裡,做什麼呢?背書。我那時候的愛好就是背書,那時候考試都冇有印刷好的試卷,是老師把題目寫在黑板上,也冇有大黑板,就一小塊地方。寫完幾道題我們就得做,否則擦了寫後麵的題前麵就冇得看了,我經常考滿分。關於背書,有次體育課我照常待在班裡,邱老師也在。我找她背書,她說:“你跟她們出去玩一會兒,上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