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3 章

26

“誒誒誒,疼!你咋這麼凶!我還幫你挑著水呐!”二娃忍不住發出□□聲。“你去過外麵嗎?”招娣突然問。“外麵?哪個外麵?我們現在不就在外麵嗎?”二娃一臉疑惑。“你這笨蛋,我說的是出這個村。”招娣說。“冇,我家又冇有有錢人,也冇人在外麵乾活,都是種地的人,我出去乾啥?”二娃回答。“你就不想看看外麵的樣子嗎?”招娣問。“你帶我去?你也想像吳婆婆女兒一樣和男人私奔嗎?”說著二娃哈哈大笑起來。“你能不能認真點...-

林建英是一個極其注重細節的人,她知道陳秀是個好人,甚至可以說是為數不多對她好的人,她再怎麼偽裝自己對她的厭惡,也難以抵擋自己對她逐漸放下戒備的心,她在那一個晚上,冰封許久的心徹底被陳秀融化了。

終於收拾好殘局,林建英拖著疲憊的身軀彎腰坐在一張板凳上,她眼神望向房間的方向,卻止不住地歎氣,一股無奈又心酸的氣息籠罩了整個客廳。她眼神空洞,像是百米深的深淵,一眼望不到底。期間張珍出來過一次,“你怎麼還不回房?”她問道。

“娘,我在這再透透氣。”林建英疲憊得練藉口都懶得找,和盤托出。

張珍身為彆人家的媳婦,覺得自己也是這麼過來的,理所當然認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所以日常當中自然而然地凡事都站在自己兒子這邊,每次都和林建英說要學會忍耐,自家男人就是自己的天,男人在,家纔在。但她倘若站在女人的角度,又何嘗不心疼這個處處忍讓,小心翼翼嗬護這個家的女人?她看到林建英與她母親的相處,更加可以貼切感受到母親對女兒的愛護與愧疚,以及女兒對母親的關懷與依賴。張珍是個矛盾的人,她看見林建英的處境,時常理性與感性在打架,當天晚上陳功的一番話打破了這個原本以他為中心的家,他讓所有人心寒,寒透了。也是在那天晚上,張珍第一次對林建英說:“孩子,這麼多年,苦了你了。你若受不住,就隨他去吧,你也為自己好好活個下半輩子。”

林建英錯愕:“娘?你是在讓我走?”

“俺冇有女兒,不知道該如何待姑孃家,但俺總覺得,不該代代女人都過這種日子。”張珍剛想坐下,就聽見房間傳來陳水的吼叫聲:“倒杯水倒哪裡去了!快給我拿進來!”

“好了,今天不陪你坐了,你也早點回房睡覺啊。”張珍又站了起來,拍了拍林建英肩膀,接著快步向房間走去了。

聽到婆婆肯對自己說這種話,壓抑在心裡多年的委屈終於爆發,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像是井裡的水,清澈而冰冷。許久,她知道躲也躲不過,便抱著大不了魚死網破的心態回房去了。冇想到陳功早已呼呼大睡,看來晚上的行為一大半是在酒精的催化下而發生的,明早一覺睡醒,怕是又什麼都不記得了,但他不記得,當場其他人會不記得嗎?他能不在意,當場其他人也會不在意嗎?她內心深處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這個家要變天了,而遭殃的大抵是她、她母親以及她女兒。她摸了摸口袋,陳秀給她的膏藥居然都有了溫度,她苦笑了一下,心想“這怕是今天晚上她身上唯一感到溫暖的東西了”,緊接著她身體突然一陣酸,讓她忍不住發出“嘶——”的一聲,“你這身體也不聽我使喚了?知道有東西治你,你也害怕起來了?”她又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她把膏藥放在櫃子裡,是陳功找不到的地方,像寶物一樣藏起來了。

她輕輕躺進被窩,一夜無眠,這幾十年的經曆像放電影似的在腦海中閃回,發現自己快樂的時刻屈指可數。要走了嗎?可以走了嗎?怎麼走?走哪兒去?這些問題接踵而至,想得林建英頭疼欲裂。

房間另一邊張珍與陳功也在思考自己這麼寶貝的兒子怎麼養成了這副恬不知恥的模樣,“你呀,就是太慣著他了,搞得他無法無天!”張珍忍不住說道。

“就我慣?你不慣?你看你兒子把人家林建英欺負成啥樣子了?你管過?哪次不是站你寶貝兒子那邊!這就是你給我生的好兒子!叫老子去死!”陳水越說越激動,又開始咳嗽起來,雙手握拳捶打著床沿。

張珍輕輕拍著陳水的背,安撫道:“好了好了,彆氣了。你又不止一個兒子,陳才你當真覺得不好?”

陳水朝張珍看了一眼:“說實話,之前總看陳功是老大,頭腦從小就比陳才機靈,整天跟我屁股後麵跑的也是他,陳才就呆頭呆腦站在一邊,有一陣子我都懷疑他是個傻子。再後來我就冇怎麼管過他,也冇關注過他了。他能到今天這一步,還真是全靠他自己。”

“你也知道你偏心啊!當初他要離家,你那麼凶巴巴的。”張珍藉機說道。

“你彆蹬鼻子上臉啊!跟你說點掏心窩子的話,還爬我頭上來了!不說了,睡覺!明天看那‘孫子’怎麼搖尾巴。”陳水自知理虧說不過,便側身躺下,背對張珍。

“俺知道你心裡都明白,就是不願意麪對。但我們年紀都大了,人啊,就是越老越清醒,也越老越糊塗了……”張珍說完,房間陷入一片寂靜。她知道,陳水冇睡著,他聽見了,並且聽進去了,被自己最愛的兒子拔了毛的獅子短時間內是會溫順一點的,甚至會露出一點需要人保護的可憐模樣。

“對不住啊,今天又嚇到你了。”陳纔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搖尾與陳秀求和。

“為什麼說又?”陳秀本就冇生氣,就想逗逗陳才,讓他再說點好聽話。

“你自從嫁進來,回家就冇遇見過什麼好事情,以後我自己回來就好了,你彆回來受氣了。”陳才說道。

“你讓我獨守空房?不怕我跟人跑了?”陳秀故作嚴肅的樣子。

“你……你不會這麼做。”陳才還不知道陳秀在開玩笑,十分認真地回答著她的每一個問題。

“你怎麼知道?你很瞭解我?那萬一你被村子裡的人拐跑了怎麼辦?到時候城裡一個,村子裡一個,你倒是瀟灑。”陳秀繼續問。

“這可不行瞎說!我知道你是很好的女人,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氣,這可能是老天爺唯一一次站在我這邊,為我做的一件最好的事。我一直覺得你是這世上一等一的好女人,你應該知道,我和我爹、大哥他們不一樣。我從來冇想過亂七八糟的事情,我隻想和你好好過日子,我希望我能帶給你幸福,這是我每天努力的動力。我保證,隻要我活著一天,就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要是有了更好的人,不想過了,你就來跟我說。但我要先去會會他,看看他到底好不好,是不是騙了你。如果他真對你好,你走就是了。”陳才越想越委屈,他根本冇想過自己唯一一次主動求來的幸福會被人拿走,儘管從小他就對“被搶”這種事情麻木了。

見陳秀冇回答,陳纔有點忍不住,“你怎麼不說話?你生氣了?氣我要去找他?那我怕他不是真心對你啊。”陳纔想上前拉陳秀的手,陳秀掙開了。

“陳才,我很嚴肅地跟你說,你給我聽著!”陳秀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陳才趕忙連連點頭。

“我從來冇想過我們分開,你也不許想。我知道你對我好,雖然我們半輩子還冇過完,但我知道我這一輩子也遇不到比你對我更好的男人了。還有,我像那種水性楊花的人嗎?你不應該這樣想我……”陳秀不慌不忙卻字字鏗鏘有力地說著。

“我…….我冇有,秀兒……對不起……”陳纔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眼巴巴望著陳秀,大氣都不敢出。

“聽我說完!”陳秀看起來可真凶。

“你說,你說。對不起啊……”陳才手動把嘴巴閉上,這動作可把陳秀逗笑了。

“你能不能彆老跟我說對不起啊,你對不起我什麼了?自打結婚後,感覺天天聽你說對不起我了,以後彆老說這個,我不愛聽。”陳秀等著陳纔回答,空氣卻瀰漫著寂靜。

“說話!”陳秀拍了拍陳才。

-我喝完的李子園,這場景我現在還有印象。照我媽媽的話說就是:李子園就是給你續命的東西,還得時不時帶你去醫院打營養液,家裡掙的錢也不夠給你看病。可能我從小就是一個不省心的孩子。“李子園?那是什麼?看起來是很好吃的東西。”招娣發出了感慨。爺爺對我們一家並不好,這是周圍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對於我,爺爺是極為疼愛的,甚至是很大程度上的偏愛,這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所以,媽媽總說我的命比姐姐的好。我出生時,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