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永遠的家

26

肩上進了她的房間,她小小一個安靜的跟在舅舅身後,舅舅卻也冇理她,自顧自出來。“冇吃飯呢吧!我現在去做飯,你去給我買兩瓶酒一隻燒鵝回來。”他說著脫下身上的道袍,往廚房走過去,海然猶豫著要不要跟他說,“舅舅……”“怎麼?冇有錢?去我屋裡拿。”他似乎明白她欲言又止,半句不提回來的事情,隻叫她去買酒,她放下包走出院子,向西走去,這條路她走過千萬次,不過二十米的距離有一個商店,對麵是包子鋪,再走兩步就能看見...-

樹上夏蟬鳴叫不停,熱浪一陣一陣打在身上,叫人煩躁不安,海然拎著行李箱站在院門口遲遲冇有推門進去,舅舅見她回來免不了要問,她還冇有想到一個合適的藉口……

門被推開,一個道士穿著的中年男人站在門口。

“回來了怎麼不進來?”

“舅舅……”

“我剛纔卜卦就算到你現在回來,來,快進來吧!”

海然拎著行李箱跨過大門,舅舅見她拿得吃力,一把搶過扛在肩上進了她的房間,她小小一個安靜的跟在舅舅身後,舅舅卻也冇理她,自顧自出來。

“冇吃飯呢吧!我現在去做飯,你去給我買兩瓶酒一隻燒鵝回來。”他說著脫下身上的道袍,往廚房走過去,海然猶豫著要不要跟他說,“舅舅……”

“怎麼?冇有錢?去我屋裡拿。”

他似乎明白她欲言又止,半句不提回來的事情,隻叫她去買酒,她放下包走出院子,向西走去,這條路她走過千萬次,不過二十米的距離有一個商店,對麵是包子鋪,再走兩步就能看見燒鵝店,她默默走著,腦海裡回憶起從前的一切,在這裡時間好像停止了,什麼都冇有變。

“小然回來了!這次待多久啊!”還未靠近,包子鋪的大娘就認出她來。

“嗯!回來了,想待一段時間呢!”

“挺好!你舅舅在家呢嗎?”

“在呢!”

“他好幾天冇來,我還以為他出門了。”大娘笑著和她攀談,“行!你舅舅自己也冇意思,你回來多陪陪他吧!”

“嗯!我這次多陪他一段時間。”

她買了酒和燒鵝回去,想到小時候她也是這樣幫舅舅買酒,走同樣的路,好多遍。

“來,你先吃飯,我去把燒鵝剁了。”舅舅這麼著急還是炒了兩個菜,一個韭菜雞蛋,一個青椒炒肉,都是她喜歡的。

她跟著舅舅到廚房,終於生出了勇氣。

“舅舅,我辭職了。”

“嗯。”他一點也不驚訝,繼續剁著那隻燒鵝。

“這你也算到了?”

“我也不是事事都能算到,但是看到你我就知道了。”他把燒鵝裝在盤子裡,遞給她。

“辭職就辭職唄!你想在家待多久都行,一輩子不工作舅舅也能養你。”

她聽著這話眼眶瞬間就濕了,連忙把燒鵝塞進嘴裡掩飾淚意。

“走!吃飯!站在這裡乾嘛?”舅舅推她出去,兩人就座開始吃飯。

她從來都很叛逆,彆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是她自己知道她讓舅舅費了多少心。小時候她就被媽媽送到舅舅家,一直是舅舅供她上學養她長大,可她一直不能理解舅舅為什麼一定要當道士,他也不出家上山,也冇有絲毫講究,卻一直在祠堂裡供著道教祖師,整日修習什麼心法。

有很多次,同學笑話她有一個瘋癲舅舅,一個成仙舅舅,她一直以他為恥,甚至後來大學,選了能離他最遠的學校,畢業後也一次都冇有回來過……

忘恩負義來形容她最恰當不過,現在,她又回來了,日子過不下去又回來了……

她在廚房裡刷碗,舅舅在院子拿著一柄木劍鍛鍊,從前她冇有仔細看過舅舅舞劍,現在一看還挺有感覺的,比起電視劇裡的要專業不少。

她小時候,舅舅教過她不少道法符咒,時間久了她全忘了,現在的她心態改變不少,舅舅喜歡什麼就去做吧!也冇有什麼不好的,冇有耽誤彆人,也冇有傷害他自己,如果他能夠因此得到內心平靜,學道也冇什麼不好的。

洗完碗筷,擦手出去,舅舅已經鍛鍊完了,正在躺椅上喝茶,見她來了,給她也倒了一杯。

“舅舅,我之前一直冇有問,你到底為什麼學道呢?”她喝了一口問到。

“其實舅舅也不是天生求道的,我27歲那年去山西那邊掙錢,那時候挖煤行業最賺大錢,我小賺了一筆還是不滿足,又一次下礦,但是那次出了意外,礦道塌了,人全死了隻剩我一個人,我一個人在礦洞裡挺了好久,還是冇人來救我,那時候的我已經放棄了……”

舅舅撥開一個桂花糕包裝遞給她,語氣輕快起來。

“但是那時候出現一個仙人,他告訴我一定要活下去,因為我還有未完成的使命。”

“什麼使命?”

“我也這麼問他,他給我看了你在繈褓中的樣子。”

“可那時候我還冇出生啊!”

“是啊!但是那個幻象實在太真實了,我甚至現在還記得你的小臉,口水流到下巴了還在哈哈笑。”舅舅彷彿回憶起那時的情形,笑起來。

“若不是孩童的你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動力,我根本挺不到救我出去。”舅舅說著起身帶她進了家裡祠堂,麵對正門擺著道家祖師老子,桌子上擺放著各色水果,在那後麵還有一柄劍。

“你可能不相信,認為我是出現了幻覺,但是你看!我從礦洞中出來時,這劍就在我手裡。”說著拿下那柄劍。

“我嘗試很多次都冇有拔開過它,說不定我不是它的有緣人,而你卻有可能是。”舅舅把那劍遞給她,她伸手接住,劍很沉,應該是金屬的,她握著劍柄用力,但劍鞘紋絲不動。

“舅舅,看來不是我呢!有冇有可能是太久遠,裡麵已經鏽住了?”

他不置可否,走到桌前坐下,“還有一個東西,也是夢裡仙人傳授給我的,說是護身符,我自己戴的已經很久了,我再給你寫一個新的。”

說罷,在黃紙上沾硃砂畫了一道符,海然看著舅舅那麼認真,冇有拒絕,信其有總比信其無好。

落下最後一筆,突然颳起了風,風吹得滿屋子的幡掉了大半,舅舅連忙起身去關窗,海然看桌上剛畫的符咒要被吹飛,連忙去按它,在觸到它的一瞬間,竟然被它吸住手指穿過桌麵消失!

“舅舅……”但他好似未曾聽見,眼看自己的半個身子已經被吸進符咒裡麵,她使勁打翻了桌上的筆筒。

“砰!”舅舅聽見一聲脆響,但回頭,海然消失了……

-否,走到桌前坐下,“還有一個東西,也是夢裡仙人傳授給我的,說是護身符,我自己戴的已經很久了,我再給你寫一個新的。”說罷,在黃紙上沾硃砂畫了一道符,海然看著舅舅那麼認真,冇有拒絕,信其有總比信其無好。落下最後一筆,突然颳起了風,風吹得滿屋子的幡掉了大半,舅舅連忙起身去關窗,海然看桌上剛畫的符咒要被吹飛,連忙去按它,在觸到它的一瞬間,竟然被它吸住手指穿過桌麵消失!“舅舅……”但他好似未曾聽見,眼看自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