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3章 誰敢阻攔,我就殺誰

26

禪活佛,口中的誦經一聲,更加宏大了!此時在場中數萬人的眼中,浮現的,是這樣的畫麵。班禪活佛在半空中,緩緩站起,歎息一聲,一步一步走下半空。而天空血月緩緩消失,隨之浮現出六個大字。“暴君亡……大唐興!”班禪活佛,腳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數萬人耳中都傳來“嗒!”的一聲。紅色煙霧也就在這一刻,耗儘了。數萬人清醒過來。但是剛纔的景象實在太真實了,所有人都以為是親身經曆。“唉!”班禪活佛一聲歎息一聲。“貧僧儘力...-

高呼朝拜聲,過了十數個呼吸,才平靜下來。

山澗中,陷入寂靜。

萬人跪拜,冇有一點聲音傳出,所有人都虔誠的跪拜在地,仰望高台上的紫衣身影。

一片寂靜中,雌雄難辨的聲音響起。

“拜月、侍星兩教,不尊神諭,當滅之!”

這聲音分辨不出方向,好似從群山之間湧來,如同有千萬個人,同時散落群山之間,一同發聲。

響徹群山與天地之間的聲音,好似神祇開口一般。

聽到這聲音。

跪拜的萬人沸騰,紛紛高呼。

“滅之!”

“滅之!”

萬人狂熱的咆哮聲激盪。

“屠滅異教,上承天道,勢在必行!”雌雄難辨的聲音,再次響起。

“今日,本座先以拜月、侍星兩家的十二神使祭旗!”

伴著聲音落下。

高台之上,突然綻放紅芒。

紅芒炙烈,好似血色的太陽。

但卻讓人生不起半點溫暖之意,隻有徹骨的冰寒。

血色太陽猛地爆開,紅芒激盪。

化作十二道紅線。

紅線儘頭,捆縛著十二道身影。

正是紫衣人口中的十二神使。

一看到這十二個人,廣場中的萬名信徒再次沸騰。

“誅殺異教邪祟!”

“誅殺異教邪祟!”

“……”

咆哮聲中。

十二道紅芒突然綻放出刺眼的光華。

“啊!”

慘叫聲響徹山澗。

慘叫聲一起,信徒們更加瘋狂,紛紛高呼嘶吼。

“教主神威!

“教主神威!”

“……”

狂熱的咆哮聲,衝上夜空。

在滾滾聲浪中。

十二個身影迅速乾癟下去,變成了乾屍。

當十二具乾屍落地,紅芒散去。

高台上的紫色身影也消失不見。

隻有雌雄難辨的聲音,在山澗激盪。

“祭旗已成,明日出兵,徹底屠滅異教!”

“恭送教主!”萬人跪拜,虔誠高呼。

當教眾散去後。

夜色歸於寂靜,隻有高高矗立的神像,上麵掛著的流蘇被山風吹過的沙沙聲。

龐大的山寨深處。

一處山洞。

說是山洞,但這洞口氣派的好似王公貴族府邸的正門。

外麵是一隊身披紅色鬥篷的人影,護衛著。

洞門兩側,火炬上,碩大的油燈燃燒著,火焰跳動,好似巨獸的雙眼。

在這處洞門外值崗放哨的所有紅衣人,都是麵有榮光,不時瞟向洞門的目光,透著狂熱。

這處洞府是就是他們九日神教教主的寢宮。

在他們心中,他們的教主,與神明無異!

此時。

洞府之內。

穿過幽暗長廊,是一座豪華瑰麗的山中宮殿。

若是有人被矇眼帶入這裡,絕對不會想到這是在山體中開鑿出來的。

這裡奢華的過分了。

入目皆是滿目琳琅,中央是一座龐大的溫泉池,周邊的甬道都是用各色寶石鋪設而成。

此時。

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曼妙身影正走在寶石甬道上。

他**的雙腳,白嫩好似初生的嬰兒。

讓人看上一眼,都生怕被圓潤的寶石磨破了皮。

走到溫泉池旁。

“悉悉索索——”

腰帶解開。

紫色長袍滑落,一具好似羊脂玉雕刻而成的軀體暴露在空氣中,白嫩光滑的肌膚,好似火光照在上麵,都要打滑。

曼妙的背影,宛若精雕玉琢的藝術品。

隻這一個背影,就足以讓男人癡迷。

但在他身後,太師椅上坐著的男人,看著這具堪稱藝術品的美好背影,眼中卻冇有半分癡迷,隻有恐懼,還有隱藏在最深處的膈應。

此人正是高承乾。

他看著溫泉池邊上的身影,緩緩走入泉水中,神色複雜。

陳旭陽越來越像一個女人了。

不,準確的說,已經比女人還像女人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

自己已經三十三歲了,兩鬢已經隱有白髮。

但比自己還要大上兩歲,如今已經三十五歲的陳旭陽,卻越來越年輕了,好似十七八歲的少年……

再準確的說,隻看臉,好似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般。

這些年,陳旭陽靠著一身驚世駭俗的武功,屢屢在南疆黎民中展露神蹟。

在得到信徒們狂熱崇拜的同時,他整個人越來越像是一尊行走在人間的神明。

高承乾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陳旭陽練了一種神秘的武功。

這麼多年過去了。

他不止一次想要向陳旭陽開口,習練這門武功,但他怕……

怕變成陳旭陽這個樣子。

他接受不了,接受不了自己變成這樣的不男不女的怪物……

心中正想著。

一道清悅的女人聲音響起。

“承乾,明日出兵,你親自去督戰。”

高承乾回過神來,眉心微蹙:“教主,我不是說過,拜月、侍星這兩教可以作咱們的掩護嗎?為什麼你非要滅了他們?”

“時至今日,南疆四州,已經是我囊中之物,拜月、侍星兩教,我看著礙眼。”陳旭陽整個人浸泡在溫泉中,用手撩撥著泉水。

“要不是你一直勸阻,我早就滅了他們!”

“教主,不可輕敵啊。”高承乾勸說,“這麼多年過去了,楊辰已經將新打下來的疆域,都治理的安穩下來,他現在能騰出手來,對付咱們了。”

“我勸你,你就是不聽,咱們還是以蟄伏為好,不該現在起兵,攻占城池的。”

“你聽我一句勸,咱們現在收縮兵力,退出城池,退守天險,安心蟄伏,靜待時機。”

“蟄伏?”陳旭陽聲音驟冷。

“還要讓我蟄伏多久?”

“十年?二十年?還是三十年?”

“如今我神功圓滿,已經無敵於世,信徒百萬,為什麼不起兵?”

“你是被楊辰嚇破膽了嗎?”

“教主,我覺得……”高承乾還要說些什麼。

“閉嘴!”

陳旭陽冷聲嗬斥,語氣不容置疑。

“我不想再躲了!”

“我要跟楊辰算總賬!”

“誰敢阻攔,我就殺誰!”

“也包括你!”

-慌亂閃躲的眼神,還有那嬌豔欲滴的臉龐,嘴角含笑。江貴妃這樣子,怎麼像極了,上輩子自己,正在偷偷觀摩,老師們的精彩教學。然後被老媽,突然闖進來撞見的時候。楊辰看著自己麵前,站的筆直,滿臉窘迫的江貴妃,笑道。“嘿嘿……朕不是想給彥兒個驚喜嘛。”“彥兒,你看什麼書呢?”“看的這麼入迷,讓朕也看看……”楊辰說著,就把手伸向江貴妃身後。“不……不行,陛下……”“您還是彆看了……”江貴妃連忙向後退了兩步,低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