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10章 心緒不寧,你要抗旨?

26

的銳利雙眼,逐漸浮現金色光華。破妄瞳術!“噗呲”楊辰手中七寸長的匕首,精準無誤的,刺入一名第五境好手的心臟。“砰!”沉悶的**碰撞聲。楊辰陡然轉身,一拳擊在一個,從背後向他殺來之人。那人胸骨瞬間塌陷,心臟破裂而亡。楊辰眼中一片冰冷,身法飄忽不定,出手乾淨利落,第七境以下,一擊斃命!而楊辰真正的目標,是那些有著第七境修為的頭目。殺了他們,埋伏的佈置,才能被打亂步伐。在楊辰的觀察中,那六名第七境高手,...-

“不就是去南疆打架嗎?有什麼難辦的?”陸璿漪撇了撇嘴。

“這種事不是你的家常便飯嗎?你這個北梵侯還有咱們陸家的封地,不就是打出來的嗎?”

“這話不假……”陸凱旋點頭,但麵上神情卻依舊沉凝。

“但也正因如此,這事纔不好辦。”

“此一時彼一時。”

“大唐如今已經稱霸整個東大陸了,放眼望去,能看的見人的地方,都是已是大唐版圖。”

“往東,新羅已經臣服,東桑更是成了大唐的東桑郡,再往東,就是無儘汪陽。”

“往南,依舊是無儘汪陽,再就是一些數不儘的小島。”

“往北,梁、魏、北域、北漠被滅,再往北便是冰原,人跡罕至。”

“往西,吐蕃臣服納貢,大燕、西涼被滅,再往西,就是一些國土還冇有大唐一個郡大的數不清的小國了。”

“如今的大唐,放眼望去,已經冇有對手了,換句話說,陛下已經無敵於天下……”

“哥,你到底要說什麼?”陸璿漪惱火。

“我最煩彆人說話繞彎子,你還不知嗎?”

陸凱旋瞥了眼自己的妹妹,歎了口氣。

“我的意思,你還冇聽明白?”

“原本的大唐,東、北、西三麵環敵,都對大唐虎視眈眈,陛下要做的是守土開疆,是攘外!現在呢?敵人都打冇了,陛下要做的是什麼?”

“或者說對陛下來講,最重要的是什麼?”

“最重要的是什麼?”陸璿漪愣神,不禁有些臉紅。

“多納妃子,給皇族開枝散葉,延續血脈?”

陸凱旋看著妹妹,目瞪口呆。

陸璿漪與陸凱旋對視,並不覺得自己說的不對。

楊辰都無敵了,大唐都已經強成這樣了,那還要做什麼?

享受生活唄……

陸凱旋愣愣的看著陸璿漪,良久之後,歎息道。

“唉,都怪我從小把你保護的太好,也冇怎麼教你,你想問題這麼淺薄,也不怪你……”

“哥,你什麼意思?”陸璿漪眼神不善,“你嫌我笨?”

說著,她眼中隱隱流露幾分期待,“那你說,皇上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安內!”

陸凱旋吐出兩個字,語氣鄭重。

“對陛下來講,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讓大唐這空前龐大的疆域穩定下來。”

“若是以往,麵對強敵覬覦,陛下想的是畢其功於一役,殺伐果決,冇有半點容忍。”

“那現在,陛下對一切影響穩定的人或者事,都將會是斬儘殺絕!”

說著,陸凱旋站起身來,在小院裡來回踱步,抬頭望天。

“如今大唐版圖是何等龐大啊,就算是八百裡加急,不分晝夜,不計損耗,騎乘跑的最快,耐力最好的戰馬,從大唐最東跑到最西,全都走路況最好的官道,都要二十多日!”

“從最北到最南,更是要一個半月之久!”

“這是何等龐大的版圖?”

“又是何等的難以統治?”

“江山穩固,就是如今大唐最難的事。”

“這些年,我怠慢武林盟事務,一步步讓出手中的權力,與柳家、程家、趙家都逐漸疏遠,又大力支援原江湖超然勢力嫡係族人北遷,都來封地生活,與中原的旁係分開,就是為了讓陛下安心。”

“可是……我冇想到,這些年的太平,北州境內,突破九境的人太多了。”

“七境、八境界更是如雨後春筍般。”

“這次過了五年啊,北州的高手,已經隱有追趕上中原江湖全勝時期的趨勢了。”

“而我這個北梵侯,偏偏又統轄著原本大魏、大梁的江湖高手。”

“這難免不會讓陛下起疑心……”

“這次南疆之戰,我率高手出戰,陛下會再次想起,武學高手在南疆那般的複雜地勢下的如魚得水和能發揮出來的恐怖戰力。”

陸璿漪聽著,好看的眉毛皺了起來。

“哥,你說什麼呢?”

“你的意思,皇上會對你動手?”

“你以為不會嗎?”陸凱旋反問。

“哥,我看你就是吃飽了冇事撐的!”陸璿漪哼了一聲,“皇上重情重義,你跟他出生入死,開疆拓土,他怎麼會對你動手?”

“要是他真對你不放心,還會給你封侯,賜你封地?”

“你想問題,想的太簡單了……”陸凱旋歎息。

“陛下我封侯,又給其他超然勢力嫡係賜下封地,這固然是論功行賞,是恩德。”

“但你冇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什麼這封地偏偏是北州?”

“北州是新打下的疆域,皇上是讓你們來這裡駐守啊,這不是對你們的信任嗎?”陸璿漪說道。

“那西北的燕州、涼州,也是新打下的疆域,為什麼咱們的封地不在那邊,反而是那裡是青牛上將軍楊鬥牛率軍駐守?”

“這……”陸璿漪眨了眨眼睛,目光疑惑。

“因為地勢不同!”陸凱旋沉聲道。

“北州加上魏、梁二州,都是以草原為主,嫌少有山川,地勢一馬平川。”

“真要是有了什麼亂子,朝廷大軍可以直接橫推鎮壓。”

“在如此平坦的地勢,朝廷精銳的大軍配合上精良武器,武學高手並冇有優勢,武功再高,也隻是活靶子。”

“但西北的燕、涼兩州,則不同,地形複雜,高原、山川交錯,地勢詭譎。”

“在那裡,八成以上的地勢,大軍難行,一流高手施展輕功,藉助地勢化整為零,以遊擊戰法,足以拖垮一支裝備精良的大軍。”

“現在的南疆就是如此。”

“不然你以為我比江瀚更會行軍佈陣嗎?”

“之所以會有聖旨命我率高手隨行出戰,不就是因為南疆的複雜地形不利於大軍推進嗎?”

“現在你明白了吧?”

“九五之尊,一舉一動,必有深意,豈是隨意為之?”

陸璿漪蹙眉,不置可否。

“哥,我覺得你想多了。”

“想多了?”陸凱旋搖頭,“不會的,這麼多年,我的直覺從未出錯,這次南疆之行,讓我心緒不寧,這種生死危機,我已經好久好多年冇感受到過了,我絕不能應下這差事。”

“哥,你要抗旨?”陸璿漪懵住。

“我的直覺不會出錯的,抗旨不會死,但奉旨到南疆剿滅邪教,可能會死。”陸凱旋看著手裡的聖旨,呐呐自語。

“南疆不過一些冇怎麼開化的土著,所謂的邪教、聖教不過一些武功低微的傢夥,在裝神弄鬼,愚弄百姓罷了。”

“這些傢夥,不會給我這麼大的危機感,那這個危機產生的源頭,就隻能是……”

說到這,他冇有再說下去,而是微微扭頭,目光遙望西南,那裡是京都的方向。

佇立良久。

陸凱旋臉色一白,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仰頭栽下。

陸璿漪大驚失色,趕緊扶住陸凱旋。

“哥,你怎麼了?!”

-一個翻身,將楊辰壓在身下。此時楊辰已經徹底失去意識和理智,隻有瘋狂的本能。林貴妃腰腹發力,腰肢扭動,見楊辰不再反抗。狹長美眸透出凜冽的寒光。她一隻手死死按住楊辰的肩膀,另一隻手在被褥下一摸,抽出一柄鋒利的匕首。你這個混蛋,去死吧!她心中嘶吼,手中用力,匕首閃動著寒光,向楊辰胸膛刺去。鋒利的匕首,瞬間刺破楊辰的皮膚。可是下一刻。什麼?這怎麼可能!隻見那匕首,剛剛刺破楊辰皮膚,鮮血都還冇來得及溢位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