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8章 陛下懂我,朕的武器

26

護陛下。”江瀚讚歎道。“誰說要他們護衛朕了,朕要以他們為種子,擴建出一個五千人的軍隊!”楊辰說道。“啊?五千人?都是這般訓練?”江瀚大吃一驚。“對啊!”楊辰點頭說道。這……江瀚聞言,心中大受震撼,但是略微思索拱手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當不當講……”“江愛卿但講無妨!”“陛下,這精兵訓練之法,確實是十分獨到,不過依臣之見,訓練起來難度頗大,如果小範圍訓練護衛,這是再好不過,可是要想大規模組成軍隊...-

“好!”

楊辰道一聲好,親自扶起徐廉。

“這事就這麼定下來了,七日之內,徐愛卿給朕擬一份名單,不論出身,隻要是有過人之處,清正廉明,不怕得罪人的,都給朕提上來,朕都要重用!”

“陛下……”徐廉看著楊辰,眼眶微濕。

這份信任,這從未有過的重視,讓他突然感覺難以招架,心中暖流激盪。

他敢公然指出皇帝的不當之處,敢為百官之不敢為,為了心中所想,他可以視死如歸。

但麵對楊辰的信任,他卻突然有些慌了神,反倒顯得侷促了起來。

“陛下如此信任,臣定竭儘所能,鞠躬儘瘁!”

“好,朕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楊辰拍了拍徐廉肩膀,轉身向龍案走去。

“朕再送你一副字,日後你巡視天下各州,持這幅字,猶如朕親臨!”

楊辰說著。

一旁的梅瀾梓趕緊佈置,從龍案上,已經裝裱整齊的一摞聖旨卷軸,抽出一卷。

工工整整的鋪平在龍案上。

他動作麻利,等楊辰走到龍案前,聖旨、筆墨都已經準備好了。

楊辰提筆,大開大合。

兩行字,一氣嗬成。

楊辰落筆後,梅瀾梓在一旁大聲讚歎:“陛下書法造詣堪稱當世一絕啊!奴婢在這幅字中,看到了披靡天下的氣勢!”

徐廉不禁咧嘴,強忍住開口駁斥的衝動。

楊辰的字,剛纔他已經領教了。

彆說什麼書法造詣了,能勉強看出寫的是什麼字,就不容易了……

“來,徐愛卿這幅字送你!”楊辰笑道,“所到之處,凡是與新政推行有關,凡是遇到阻礙,你可皆可便宜行事!”

徐廉回過神來,上前幾步。

接過卷軸,領旨謝恩。

這幅字彆管它多醜,但它的意義卻是極其重大的,這就相當於尚方寶劍,皇帝親筆,一句便宜行事,更是賦予了它莫大的權威。

接過卷軸,徐廉眼眸微動,看了眼楊辰給他寫了什麼。

隻一眼,他瞳孔劇烈收縮。

再挪不開眼睛。

原本以為,楊辰隻是寫下些旨意的內容,諸如委以重任,代天巡視,可便宜行事雲雲。

但那並非如此。

這張聖旨卷軸上,寫了四句話。

正是這四句話,讓徐廉整個人怔在原地。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低聲唸了一遍聖旨上的四句話。

徐廉整個人頭皮一麻,隻覺得胸中熱血幾乎沸騰,要湧出胸腔,傾灑而出。

短短四句話,道儘了他心中所想。

這般壯誌,正是他畢生所求!

陛下懂我!

撲通!

徐廉跪拜在地,對楊辰深深叩首。

士為知己者死!

君臣二人的心,迅速拉近。

楊辰趁熱打鐵,與徐廉共同探討新政細節。

雖然楊辰在製度的宏觀層麵上,要高出這個世界太多,但因地製宜,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把政策落地實施等等諸多細節,卻是少不了徐廉這樣土生土長的人才。

中午,楊辰留徐廉一同共用午膳。

飯桌上。

徐廉又提出心中的隱憂。

“陛下,新政利國利民,但唯獨是在貴族、官紳身上放血,新政的推行過程,必然免不了流血犧牲。”

“如今天下初定,我朝經曆連番大戰,百廢待興,若是操之過急,唯恐天下再起紛亂,所以臣想,是不是可以把這新政簡化一些,手段再懷柔一些?”

楊辰咀嚼著嘴裡的羊肉,“你是擔心天下的貴族聯合到一起反抗朕?”

“不隻他們,朝堂上的大臣也難免會起彆的心思。”徐廉實話實說,“陛下新政與民有利,與國有利,對於天下百姓,您是聖君,但對貴族、官員來講,您就是暴君。”

“這天下,百姓雖多,但卻是愚昧無知,縱觀史書,起義多始於農,但最後掌權的,又有哪個不是受地主豪強擁護呢?”

“徐愛卿說的不無道理。”楊辰點頭。

徐廉心底鬆了口氣,楊辰聽勸就好。

他不怕得罪人,更不怕死,怕的是操之過急,導致這功在千秋的新政冇辦法順利推行,天下貴族、朝廷官員全都反了楊辰,那他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他心底這口氣還冇鬆完。

楊辰後麵的話,讓他整顆心又懸了起來。

“不過,哪個敢有異心,朕直接滅了就是!”

徐廉感受到楊辰的殺氣,趕緊勸道。

“陛下,堵不如疏啊。”

“即便刀再鋒利,砍多了也會鈍啊。”

“嗬嗬嗬……”楊辰低笑,眼神中透著強大自信,“朕用的可不是刀,是天意!”

徐廉怔了怔,還要再勸。

“徐愛卿彆慌。”楊辰笑道,“吃完飯,朕帶你去個地方,你就明白了。”

午膳後。

楊辰帶著徐廉出了皇宮,秘密來到百業院,一路七扭八拐,穿過多道暗門。

徐廉跟著楊辰在地下走了許久,便開始爬坡。

直到徐廉累的上氣不接下氣之後。

眼前豁然開朗。

出了暗道。

這才察覺,這裡竟然是一處山澗。

而此時,已是黃昏。

順著山澗繼續前行。

夜幕降臨之時,進入一個巨大的山穀。

看到山穀中忙碌的工匠,徐廉目瞪口呆。

“這裡是朕的兵工廠。”楊辰給徐廉介紹,“你不是說想不明白,朕為什麼能這麼快攻破天門關,滅了大燕、西涼兩國嗎?”

“一會你看了朕的武器,你就明白了。”

這時,易容成百業院監院使的成大器趕來。

“臣參見陛下。”

“免禮,給徐愛卿,看看咱們大唐的新武器。”

“是!”

不多時。

“轟隆隆——”

好似天崩的爆炸聲,接連響起,地麵震顫。

待黑煙散去。

徐廉看著那被炸的冇了半截的山峰,整個人呆愣愣的杵在原地,直接傻眼。

這時,他明白了。

明白為什麼楊辰可以這麼快,滅了梁、魏、北域、大燕、西涼,完成中原王朝千年來,不曾完成的壯舉。

也明白楊辰那句‘朕用的不是刀,是天意’,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這種手段,已經完全超過了他對人的認知。

這頃刻間可將一處山峰炸平的手段,與神明何異?

-了。闞將軍被楊辰高高舉著,他望著已經降臨的夜幕,用儘力氣,嘶聲大吼。“殺!魏軍勇士,絕不做降軍!吾最後一道軍令,死戰不降!”闞將軍的咆哮聲,迴盪在戰場之上,魏軍將士心中多是哀傷,他們知道,闞將軍已經心有死誌。而他們馳騁草原這麼多年,這次也將是他們的最後一戰。“殺!”抱著必死之心的魏軍,悍勇無比,震天的喊殺聲中,與唐軍廝殺一處。“廖將軍!彆來增援,速回主營,向元帥報信!快走!我們給你們拖住唐軍!”闞...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