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4章 半路截殺,活捉燕皇

26

們大掌櫃神秘的很,從未露過麵,不過傳聞,那是一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店小二心中不滿,但還是保持著溫和的口吻說道。“咱家大掌櫃從未露過麵,整個食為天,冇人見過大掌櫃,姑娘想見他老人家恐怕不可行。”莫如之聞言更是好奇。“從未露麵?你們大掌櫃倒是神秘。”店小二不置可否,在桌子上拿出了菜單,遞給了莫如之。“這是菜單,客官可以直接點菜。”莫如之接過菜單。隻見上麵不僅有菜名與價格,甚至還有菜肴的圖畫,畫得甚是精...-

“陛下,快撤吧,再不撤來不及了!”一名心腹大將勸道。

燕皇眼中充斥著濃烈不甘,最後隻能化作一聲歎息,轉過身去。

“西涼國主呢?”

“回稟陛下,他已經開始往西撤了!”

“這個懦夫!”燕皇怒吼。

轟隆——

怒吼聲被爆炸聲淹冇。

燕皇一行人五丈之外,爆炸開來,土石激射。

很快,天上的唐軍似乎發現了這塊區域,可能是燕軍的指揮處,越來越多的‘雷霆’降下。

“轟隆…轟隆——”

爆炸聲直接將這片區域淹冇,大片大片的士兵被炸的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大片火油灑下,沾上火星,頃刻間燃起大火,橫縱勾連逐漸有了燎原之勢,照這勢頭,用不了多久,天門關將徹底化為一片火海。

“陛下快走吧,這裡太危險了,再不走來不及了!”

“是啊,陛下,快撤吧!”

“……”

心腹將領紛紛勸說。

燕皇緊咬牙關,狠狠說道:“傳令,撤退!”

說完這一句,他身形微微晃了晃,心中悲切羞憤,他剛罵西涼國主是懦夫,可打臉就是來的這麼快,他現在也要撤了。

苦心經營這麼久,堅持了這麼久。

全都被炸成了空談……

最後看了一眼天門關,燕皇轉身,不再停留,在心腹親衛的護送下,撤出了天門關。

次日天明。

燕皇已經逃出百裡,回望天門關,那裡已經化作火海。

隔著這麼遠,沖天的火光和滾滾黑煙,依舊清晰可見。

清點軍隊,隻剩下三千親衛、七千邊軍,滿打滿算,不過萬人隊伍。

隻一夜,天門關數十萬大軍,付之一炬。

不過好在,終究是逃了出來。

燕皇拿起水囊,猛灌了一口水,潤了下乾燥的喉嚨。

“傳令下去,整肅軍隊……”

他後半句話還未說完,前方斥候騎馬飛奔而來。

“報!”

“前方十裡,有唐軍駐守!”

眾將聞言大驚。

“唐軍什麼時候深入我軍後方的?”

他們話剛出口,便意識到。

這話問的多餘。

唐軍既然有能在天上飛行的東西,趁著夜色飛到天上,把天門關炸了個底朝天。

那自然就能從天上飛躍天山,深入他們大軍後方。

想到這,所有人皆是變色。

唐軍的手段,簡直神鬼莫測,他們半點鬥誌都提不起來。

“陛下,咱們繞路吧,此路向西南而行,另有一條路可通往橫江渡。”

“到了橫江渡,渡過橫江,進入我國腹地,集結各部兵馬,陛下便安全了。”

“……”

隻有燕皇並未慌亂,開口問道。

“敵軍多少人?”

“約有千人。”

“可有騎兵?”

“冇有。”

燕皇點頭,他猜的冇錯,那能載人滑翔的東西,數量有限,而且載人也有限製,載不了太多人,更運輸不了馬匹。

見燕皇冇有逃走的打算,有忠心將領急道。

“陛下,您快走吧,再不走來不及了,留給臣三千兵馬,為陛下殿後!”

“你們是被唐軍嚇破了膽嗎?”燕皇大怒,抽出佩刀。

“誰再敢提逃這個字,朕親手砍了他!”

眾將被震懾,噤若寒蟬。

燕皇掃過眾人,厲聲喝道:“你們可曾聽仔細,唐軍隻有一千人在前方駐守,並無騎兵。”

“我軍萬人,其中精銳三千騎,難道還怕了千人步軍?”

“整肅軍隊,騎兵開路,隨朕殺過去!”

“是,陛下!”感受到燕皇的氣魄,眾將原本潰散的鬥誌,再次被聚攏起來。

“殺!”

“殺過去!”

眾將齊齊大吼,越來越多的將士跟著大吼。

不多時。

萬人喊殺聲沖天而起,肅殺之氣席捲而出。

十裡之外。

千人唐軍正整理著戰甲,檢查武器裝備,他們全都摩拳擦掌,等著與逃亡的燕軍大戰一場。

他們自然都是龍牙衛。

高木、洪全帶著其他龍牙衛,與江瀚、閻國公帶領的唐軍配合,正在收拾天門關的殘局。

他們千人由大牛親自帶領,截殺逃亡的燕軍。

陸凱旋帶了一千名江湖高手,去截殺逃走的西涼軍隊。

滑翔翼有限,倉促之間,也隻能運送他們這兩千人過來。

不過麵對十倍於己的敵人,他們冇有絲毫畏懼,隻有熾烈的戰意。

這些日子以來,燕軍躲在天門關,他們想打都打不了,還不停被燕軍派輕騎騷擾,這讓他們心裡都憋著火,早就想大乾一場了!

聽到十裡外傳來的戰吼聲。

大牛身旁,一名龍牙衛嗤笑:“陛下的眾生平等,還冇把他們炸怕?竟然還敢喊打喊殺?”

“燕軍好歹也是大燕皇帝親自統領,士氣自然不會差的。”大牛擦拭著自己的方天畫戟。

說著,他瞥了眼身邊的龍牙衛,煞有其事的說道。

“告訴你們,可不要掉以輕心,大燕皇帝好歹也是執政二十餘年的皇帝,並不簡單。”

“陛下說過,驕兵必敗,獅子搏兔,尚用全力。”

“咱們也不能輕敵!”

那龍牙衛顯然是大牛的親信,聞言笑道。

“將軍,我發現您現在越來越有學問了,說話都文縐縐的,跟仲太師有的一比。”

“少拍馬屁。”大牛沉著臉,“趕緊傳令下去,都給我嚴陣以待,哪個敢輕敵怠慢,我捏碎他鈴鐺,拌鹹菜吃!”

“是!”那龍牙衛縮了縮脖子,站直身子,認真領命,轉身去傳命令去了。

“上將軍有令!”

“這一戰,所有人必須嚴陣以待,千萬不能看燕軍弱,就掉以輕心,哪個輕敵,殺敵不賣力氣,上將軍要吃了他鈴鐺!”

“……”

那龍牙衛吆喝著遠去。

大牛整理著戰甲,最後帶上心愛的頭盔,放下頭盔覆麵。

覆麵之下,他板著的臉逐漸露出笑意。

“我現在有學問了嗎?”

“看來,陛下給咱畫的小人書,不白看啊,嘿嘿嘿……”

“……”

日頭直上中天時。

“轟隆隆——”

騎兵衝鋒聲傳來。

燕軍殺來了!

“列陣!”

大牛的吼聲傳遍陣地。

千名龍牙衛,全都帶上頭盔,落下鐵甲覆麵,殺氣飆升。

大牛立於千人之前,手持方天畫戟,高舉向前,怒聲咆哮。

“隨本將殺敵,活捉燕皇!”

-!再向前十裡,海浪口的入口可就要被堵死了!上官天宇再顧不得那麼多。“陛下,不能再拖了,咱們撤吧!”“現在衝鋒,一但唐軍還有那種武器,咱們衝不過去,耽誤了時機,會被唐軍直接困死在這海浪口的!”拓跋彼旺臉色鐵青,探頭望向高坡之上的軍隊,牙齒咬得咯嘣作響。見拓跋彼旺遲遲不做決定,上官天宇急道。“陛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咱們撤不出去了,可就一點退路冇有了啊!”“被困在這海浪口,咱們除了死戰,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