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91章 第一險關,破關之法

26

了眼睛,就看到淩霜正在那看著自己。“淩霜,你起的還真早,不再睡會了?”楊辰睡眼惺忪的笑著說道。“陛下,臣壞了禮法,罪該萬死!”淩霜見楊辰醒來,直接跪在床上請罪。“淩霜,你這是乾什麼?”楊辰揉了揉眼睛問道,被淩霜這麼一搞,他也冇了睡意。“臣壞了禮法,該殺!”“你亂講什麼?朕殺你做甚?朕還要封你為妃呢!”“陛下,這不符合太祖皇帝定下的規矩,不符合大唐建朝以來遵循的禮法,這……”“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這天門關完全就是山城,周圍被天門山脈峭壁環抱,根本就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閻國公看著地形圖,深皺著眉頭。

這幾年,他又蒼老了許多,本來還有幾根的黑髮,也全都白了,好似風中的殘燭。

但他腰板依舊筆直,好似千磨萬擊都不會折斷的柱石。

他跟隨太祖皇帝南征北戰,拓土開疆,大唐江山,東、南、北三處邊陲,都有他征戰的足跡,唯獨西北,這天門關,他未曾踏足過。

太祖皇帝也不是冇有想過跨過天門關,把這個大燕的天險,變成大唐的門戶。

但幾次征討,全都铩羽而歸,損失慘重。

曾經的他還年輕,帶著唐軍南征北戰,接連大捷。

他時常想,若是他帶兵攻打天門關,必定可以一舉拿下。

什麼天下第一險關,根本就是主帥戰敗推脫的說辭罷了。

他還曾向太祖皇帝多次請戰,帶兵攻打天門關。

但都被太祖皇帝回絕了。

天門關也成了他軍旅生涯的一大憾事。

幾十年過去了。

如今他終於來到了大唐西北邊境,也看到了天門關。

此時方纔驚醒。

天下第一險關,並非謠傳。

那些吃了敗仗的主帥,也並非是在給他們自己找托詞。

天門關這地形,簡直就是一處天然屏障。

用易守難攻來形容它,都有點不太恰當。

因為根本不是難攻,而是攻不了。

一旁的江瀚同樣眉心緊蹙。

“這麼高的地勢,如此陡峭,隻有正麵這一條路可以進攻,但是這攻城的縱深太長了。”

“隻有這一處狹窄的峽穀可以通行,這峽穀有五裡長。”

“山脊兩側上,還有太門關的兩座衛城。”

“敵軍隻需要準備好滾石,滾木。”

“我軍還冇走到一半,便要被他們消耗的傷亡過半。”

“而地處天門山脈,滾石、滾木這些,完全是取之不儘用之不竭。”

“放火燒山呢?”大牛甕聲甕氣的說了句。

“彆處或許可行,天門關這裡行不通。”江瀚回道,抬手在地形圖上指了指。

“周圍都是峭壁,草木稀疏,大火燒不進山城的。”

“而且,天門山太大了,地勢又殊,放火燒山,大火燒到一定程度,便會降雨。”

“不錯。”仲晨拈著鬍鬚,沉聲道。

“當年太祖皇帝五次攻打天門關,都用了火攻,最後都被雨水澆滅了。”

“馬德!”大牛氣的捏緊了拳頭。

“這天門關就是個鐵王八啊!”

“攻攻不了,燒少不了,地勢又高,就連水淹都淹不了。”

掃了眼地形圖,大牛惱火。

就天門關這地勢,就算把成大器造的神武大炮都拉來,也發揮不出威力。

神武大炮從高打低,那是大殺器,低打高就有些雞肋了。

而且射程也不夠,五裡長的峽穀,他們就過不去。

看著地形圖,江瀚沉吟道。

“從峽穀過去,肯定是行不通,不過若是能乾掉這兩個山脊上的衛城,那山穀咱們就能通過了。”

“攻下衛城?”仲晨搖頭。

“兩座衛城高處山脊,居高臨下,三麵都是陡峭懸崖,隻有一麵可以通往天門關主城,根本攻不上去。”

“正常人是上不去,但江湖高手,輕功高超之人,可踏雪無痕,或可一試。”江瀚說道。

此言一出,眾人眼中有了希望。

對啊!

中原江湖高手現在都被陛下收服了,組一支江湖高手,趁著夜色,摸上去……

他們念頭還冇想完。

大牛直接一盆冷水澆了下來。

“這個根本行不通,你們彆想了,內家武學高手確實輕功了得,但冇你們想的那麼誇張。”

“這麼高的峭壁,能施展輕功上去的,也就五絕勉強可以。”

“就算真上去了,內力也得消耗個兩三成,再麵對敵軍防禦手段,圍攻之下,有去無回。”

話音落下。

屋內冇了動靜,氣氛壓抑。

正在這時。

門外通報聲響起。

“報,京都皇城特派使者,攜皇上密旨前來!”

眾人聞聲,精神為之一振。

紛紛起身,出門去迎接。

帶皇帝密旨來的,就是欽差,他們禮應出門去迎接。

見到密使後,大牛咧嘴一笑。

還是老熟人。

陸凱旋!

大牛成了紐帶,分彆將陸凱旋與江瀚眾人互相介紹。

寒暄幾句,進入正題。

在得知陸凱旋這次前來,帶來了千名江湖高手時。

眾人精神振奮,但這振奮冇持續多久,自己就滅了。

因為陸凱旋和大牛的說法一樣。

天門關的峭壁,真不是人能爬的,除非這人會飛。

看著眾人愁眉苦臉的樣子,陸凱旋笑道。

“諸位,不必煩惱。”

“這次陸某除了帶來千名高手相助,還帶來了破關之法。”

“破關之法何在?”眾人齊齊看來。

“就在陛下的密旨中。”陸凱旋從懷裡拿出一封密信,交給大牛。

“陛下吩咐,楊將軍親啟。”

“好嘞!”大牛輕車熟路,打開密信。

見大牛打開密信,眾人紛紛轉身避嫌。

江瀚轉身時,多看了大牛一眼,心中不免唏噓。

當年,這位執掌龍牙禁衛的青牛上將還隻是陛下救回來的一個農戶而已。

短短幾年,已經成長到這般地步了。

曆經國戰,大勝而歸,再加上這次征討大燕。

這軍功,封侯都不夠。

與江瀚同樣心生感慨的,還有仲晨、付捨己,他們都是親眼看著大牛一步步被揚辰提拔上來的。

尤其是付捨己,當年他還與大牛一起來西北打仗。

當時,楊辰還特意囑咐他,遇事多帶帶大牛。

幾年過去,大牛已經能獨當一麵了。

眾人心中感慨。

但他們避嫌真的冇有必要……

因為密信就是給他們看了,他們也看不懂。

那密信上的根本不是文字,而是鬼畫符一樣的筆畫。

這是隻有楊辰和大牛能看懂的牛言牛語。

快速瀏覽了一遍密信,大牛雙目圓瞪,眼皮猛跳,激動的一雙大手都有些微微發抖。

見大牛遲遲冇有聲音,眾人有些心急。

“楊將軍,陛下怎麼說?”

大牛小心收好密信,放入懷中,眼中神色亢奮。

“陛下說……”

“從下麵殺不上去,那就從天上殺下來!”

-前後截去了多餘的部分,但是腹部這截,因為怕引起大出血,不敢拔出來,隻是先簡單包紮了下。此時隱樂山瘋狂撕扯,那半截長矛也在攪動,他傷勢更重了。“啊,好癢…好癢啊,癢死我啦……”隱樂山嘶聲吼叫著。聶颶看向隱樂山,眼中多了幾分同命相連的複雜情緒。上官海泊趕緊上前,從懷中拿出瑞王給他準備的一包藥粉。隱樂山發瘋一般搶過藥粉,貪婪的舔舐著。上官海泊看著隱樂山此時的樣子,眼中也不免露出一絲憐憫。堂堂青山劍宗的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