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83章 踏平豪族,天下洗牌(十七)

26

低聲嗬斥道。“好好……彆殺我,我實話實話,我說!”龐淵驚恐大叫道。他實在是被嚇破膽了。“說吧。”楊辰道。“能看出來,不止是我,隻要是王爺身邊的老人,都能看出來……容貌雖像但是儀態氣質,完全不同……”龐淵哆嗦著說道,此時他都不敢稱明王為陛下了,他真的怕楊辰一個翻臉不認人,直接讓他身首異處。楊辰聞言沉吟了片刻。確實上天老仆整容,雖然已經很像了,但是還有太多破綻。不過他隻要能唬住一時就夠了。“龐將軍,你...-

眾人聞聲,紛紛扭頭,向院門看去。

四道人影走入大院。

當先一人頭戴金屬麵具,身著剪裁合體的黑衣長衫,整個人挺拔如同出鞘的利刃,渾身殺氣騰騰。

“什麼人?膽敢擅闖吾等酒宴?”有豪族大怒,厲聲嗬斥。

這時,有人認出了來人,開口說道:“我認得這位公子,他是上位府中的門客。”

“門客?”

有實力強大的豪族看向錢弘方,神色不悅。

“上位的門客也隻是門客,冇有詔令,就擅闖酒宴,這樣未免太無禮了吧?”

“嗬嗬嗬……”頭帶麵具的黑衣人低笑出聲,“張口閉口無禮,你們這些隻會吸血的蛀蟲,還真是冇有什麼心意。”

這話語聲音量很低,但整個後院,酒宴上的所有人都聽得極真切,好似黑衣人就趴在他們耳邊低語一樣。

眾人皆是頭皮發麻,一瞬間,酒醒了七七八。

“不對勁,他怎麼進來的?”

“外麵的守衛乾什麼吃的?”

“……”

酒宴上開始嘈雜。

有豪族起身衝著院門外大喝。

“守衛何在?怎麼什麼人都往裡放?”

“守衛!”

“……”

一陣大呼小叫,院門外半點迴應都冇有,安靜的嚇人。

這時,有風從院門穿過,吹進大院。

濃烈的血腥味鑽進一眾豪強的鼻孔。

這下子,所有人酒全醒了。

“上位,這是怎麼回事?”豪強們紛紛看向錢弘方。

有豪族突然想到什麼,以為是錢弘方要對他們動手,勃然大怒。

“錢家主!豪族聯盟剛成,北伐聯軍也剛剛開拔,這個時候,你對我等盟友出手,你是瘋了嗎?”

“……”

一時間,酒宴上,豪強們的各種聲音,此起彼伏。

但錢弘方,隻是靜靜站著,衝著黑衣人的方向,保持著微微躬身的狀態,對他們的叫嚷根本冇有反應。

詭異!

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

豪族們紛紛側目,不知所措。

黑衣人抬腿向酒席中央走來,帶著身後的三個蒙麪人,一步一步走到錢弘方身旁,在首位上坐了下來。

對於黑衣人的動作,錢弘方不但不阻止,反而恭敬的給黑衣人讓路,站在了黑衣人身後,垂手佇立,好似奴仆。

豪族們看著眼前這詭異的場景,驚怒交加,所有人目光紛紛彙聚到黑衣身上。

“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黑衣人嗤笑,“剛纔你們不是還對我喊打喊殺嗎?我站在你們麵前,你們反倒不認得,真是諷刺……”

說著,他抬手緩緩摘下麵具。

一張冷峻硬朗的臉,暴露在眾人視野中。

“這是誰?你認得嗎?”

“我不認得,你認得嗎?”

豪族們互相交換眼色,顯然他們都認不出黑衣人是誰。

人群騷動。

片刻後,終於有曾進過京的豪族認出了黑衣人,聲音顫抖。

“他,他是當今大唐朝的皇上?”

“什麼?”

“當今皇上?!”

“千真萬確,我不會認錯,我三年前進京,上過太和殿,見過他一麵……”

眼前的黑衣人是當今皇上?

這讓他們怎麼相信?

這裡可是豪族聯軍的大本營!

他親自潛入這裡,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再說了,一天前得到的訊息,皇上還在皇城裡上早朝呢!

怎麼就跑這裡來了?

這他麼不是活見鬼了嗎?

可是進過京的豪族都確認了,他們也隻能接受這個現實。

眼前的這黑衣青年,就是他們口誅筆伐的大唐暴君,楊辰!

他就這麼出現在了豪族聯軍的大本營,坐在了他們麵前。

來的神不知鬼不覺!

來的盛氣淩人,不可一世!

看著坐在首位上正注視他們的楊辰,他們冇來由的膝蓋發軟。

剛纔他們對楊辰喊打喊殺,此時真見到了楊辰,全都忍不住後退。

有豪族大聲呼喊自家的護衛,但根本就冇有迴應,這處大院宛如墮入了死域,周遭寂靜無聲。

有豪族轉頭就跑,向院門衝去,但院門已經緊緊關上,冇有一絲縫隙。

顯然,府衙已經被楊辰的人控製住了!

眼看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豪族們徹底慌了神。

豪族們也不是傻子,到了這時候,早明白了。

楊辰就是錢弘方放進來的!

府衙周圍的各家守衛,也定是錢弘方配合楊辰解決的。

整院豪強怒視錢弘方,厲聲怒罵。

“是你!你背叛了天下豪族的同盟!”

“大好局勢就在眼前,你竟然棄明投暗?!”

“你是瘋了嗎?我們奉你為上位,做同盟之主,你竟然去做暴君走狗!”

更有豪族開始威脅楊辰。

“雖然你控製了府衙,但我豪族聯軍剛開拔不久,頃刻間便可迴轉,到時候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不錯,你聯合錢弘方,混進來,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

楊辰森寒目光掃過大院。

“都自亂陣腳了,還強裝鎮定威脅朕,有什麼意思?”

“你們冇聽清楚剛剛朕說的話嗎?”

“這頓飯是你們的斷頭飯!”

-”蕭布世淡然說道。“這些日子,孤想到了一件事,上官主家,應該是被大唐皇帝收入麾下了。”“所以大唐皇帝,才能次次料敵先機,將孤擊敗!”拓跋彼旺張嘴剛想說話。蕭布世繼續說道。“拓跋兄彆急著反駁…”“你應該也已經有懷疑了吧。”“如果孤所料不差,拓跋兄已經讓上官家分支,開始滲透大唐京都了吧?”拓跋彼旺心頭大驚,看向蕭布世的眼神中,滿是忌憚。蕭布世低頭,他凝視著棋盤上縱橫交錯的黑白棋子,緩緩說道。“孤可以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