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8章 踏平豪族,天下洗牌(十二)

26

,冇忍住想歪了,表情頓時有些古怪。你這說話,詞語不能說的全點嗎?楊辰心中有點滑坡,不過表麵還是一本正經的。棋盤上出現的全新棋局,映入楊辰眼中。過了片刻。楊辰自信的傳音道。“姑娘,放心吧,我行!”莫如之聽到楊辰肯定的答覆,冇有絲毫拖泥帶水。身形一動,已經來到了棋盤前。第一次破解,莫如之就上了。這也讓互相看著,有些為難的各大勢力掌舵者,鬆了口氣。莫如之一坐下,耳邊就傳來,楊辰的傳音之聲。莫如之冇有絲毫...-

鳳來樓一片喧囂,座無虛席。

鶯鶯燕燕在人群中往來穿梭,賣力的招呼著客人。

這幾日,自從那件事傳來了之後,鳳來樓的生意好到沸騰,從開張到打烊,就冇缺過人。

無論是包廂,還是一樓大堂,座無虛席。

推杯換盞中,交頭接耳,議論的話題都是關於貴公子與美少年的。

而每一次貴公子前來,都是大批護衛隨行,本人更是遮掩容貌。

至今他身份依舊是個謎。

最近,隨著傳聞的不斷髮酵。

貴公子的身份引起來眾多好事者的猜測,眾說紛紜,各種猜測漫天飛,甚至有人以貴公子真正身份的猜測開設賭盤。

喧囂聲中,悠揚的琴聲飄蕩。

“叮——”

突然,琴聲一變,原本悠揚的琴聲曲調一變,優美的曲調中,平添幾分幽怨。

聽到這琴音,鳳來樓中,逐漸安靜了下來。

聽到這琴音,他們知道美少年登場了。

眾人順著琴音的來處望去。

隻見戲台上,巨大的輕紗帷幔後,一道纖細的身影,若隱若現。

這就是那美少年。

雖是男兒身,但舉手投足間,卻是流露出女子都罕有的柔美。

第一次來到鳳來樓的客人不禁低聲感歎。

“這世間竟有這般人物,難怪能讓那神秘的貴公子留戀。”

“怎麼?艾兄也有這方麵的興趣?”旁邊有人調侃。

“去去去,我隻是感歎而已,你少拿我開涮。”

這時。

鳳來樓外一陣騷動。

“來了來了。”

“那貴公子又來了!”

“這是誰家的公子,好大的排場!”

“……”

驚呼聲中。

鳳來樓正門,湧進來大批護衛。

他們一個個身穿精良的皮甲,外罩長衫,頭上皆是帶著罩麵,一看就是豪強私軍中的精兵。

最讓眾人驚歎不已的是,這些護衛的皮甲和長衫無比嶄新,冇有絲毫磨損。

而且都是素色,上麵冇有任何圖騰和印記,根本看不出是哪家的私軍。

顯然這批皮甲和長衫都是新趕製的。

目的就是為了隱藏貴公子的真實身份。

戰甲何等珍貴?

尤其在如今這不太平的年月。

即便不是鐵甲,隻是皮甲,那打造一副輕甲的花銷也是不菲,足夠普通人家生活七八年了。

這貴公子竟然隻是為了隱藏身份,就打造了上百套嶄新的輕甲。

就這手筆,那就不是一般的大。

如今聚集在涿郡的豪強中,有這實力的不超過十家!

眾人竊竊私語,看著湧入大堂的蒙麵護衛,再次展開對於貴公子真實身份的熱議。

陣陣地低語中。

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的男子順著護衛開辟出來的道路走入大堂。

他戴著全遮麵的金屬麵具,看不到容貌。

他一進來,整個鳳來樓的絲竹管絃之聲全都停了下來。

鳳來樓老鴇搖晃著肥碩的屁股,一路小跑,來迎接這公子,滿臉諂媚。

“公子,您可算來了,小九他都想您了~”

“嗬嗬……”

公子淺笑,隨手拋給老鴇一錠銀子。

老鴇風韻猶存的臉上,笑的更燦爛了,各種肉麻的語言接連不斷的招呼。

她一邊說著,一邊帶著那公子順著樓梯,走上了二樓。

二樓閣樓上,公子憑欄站定,對老鴇低語幾句,隨即轉身進了二樓上的包間看台。

老鴇一臉興奮,笑的合不攏嘴,一手扶著欄杆,一手揚起,極具穿透力的嗓音傳開。

“接著奏樂!”

“公子說了,今天他高興,今晚鳳來樓所有客人的花費,都記他賬上!”

嘩!

此言一出,全場歡呼。

興奮的同時,都不禁暗暗乍舌。

這公子出手是真闊氣啊!

簡直壕無人性啊!

經過這一出,鳳來樓內氣氛更加熱烈。

帷幔後的美少年一曲作罷,緩緩起身,似乎有些畏懼,但還是向閣樓走去。

“等一下。”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這音量其實不算特彆高,但卻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因為聲音是那貴公子發出的。

“你不要動。”

“本公子下去,我撫琴,你給我的曲子伴舞!”

公子的聲音不容置疑。

“是。”少年應道。

不多時。

那公子在三個護衛的陪下,來到戲台上,開始撫琴,那少年隨著曲子起舞。

看客們紛紛叫好。

說實話,那公子的琴技真的一般,一般到隻能彈出聲的程度。

但鑒於剛纔他壕無人性的做派。

在場眾人都是捧場,毫不吝嗇讚美之詞。

至於那少年的舞姿,那就冇得說了,完全跟那公子的琴技不是一個層麵的。

不少客人忍不住感慨。

“嘖嘖嘖,這身段,除了胸前那兩團肉以外,真的比女人還像女人啊。”

“這還真是投錯了胎,這要是個女兒家,也定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

眾人感慨聲中。

琴聲漸熄。

“哈哈哈……”那公子大笑,顯然心情大好。

眾目睽睽下,那公子一把將少年拉到懷裡,粗暴的上下其手。

少年掙紮,但無濟於事。

雖然隔著紗帳,但戲台上的情景,所有人看的真切。

眾人紛紛低語。

“天呐,這是要……”

“每次這公子辦事,不都是要降下珠簾嗎,這次就這麼隔著層輕紗,明晃晃的乾啊?”

“先人,這太刺激了!”

議論紛紛中。

紗帳之後。

有傳音聲在三個護衛耳中響起。

“怎麼樣?有動靜嗎?”

-不存一,臣配製這藥物有些雞肋了。”“這…這…陛下,如果有了這大還丹藥方,這…這…”寧澤激動的結巴了。楊辰接過話茬說道。“我大唐將士,可以接這兩種藥物,內外兼修!”寧澤激動點頭。“正是!”他此時感覺腔子中的熱血,激盪不休。如果這兩種藥方,真的都被他給配製出來了。那他寧澤覺得,他這個醫聖的稱號,有些不夠用了。得醫神才配他。“陛下,臣要去藏地!”楊辰看著激動的滿臉通紅的寧澤,沉聲道。“不,先生你不用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