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76章 蕩平豪族,天下洗牌(九)

26

辰心裡思索的功夫,林虛元已經解決好一切。眾人不再耽擱,在楊辰的帶領下,立即帶著包裹嚴實的棲川鋼丸,離開了大帳,向下一處暗殺點趕去。……東桑中部地帶的五月,雨勢綿綿,常常一下就是幾天。辰時,本應豔陽高照的時間,在瓢潑大雨中,整片天地間,都是陰沉沉的,灰濛濛一片。風雨交加,東桑聯軍大本營中,一場場暗殺接連不斷的發生著。有柳生飛雪的暗中指引,中原高手簡直如入無人之境。一處主將軍帳內。中淩霄看著一屋子的屍...-

“涿郡百裡方圓,都有哪些大型的青樓姬館?”

聽到楊辰此言,無天幾人皆是一怔。

中淩霄、聶颶都是不禁瞥了莫如之一眼。

這位可是最厭惡青樓姬館這種地方。

風花雪月的青樓,還好些。

純粹靠姑娘們做**交易的姬館,莫如之厭惡痛恨之極。

這種姬館裡麵的姑娘多數都是窮苦人家,或被賣,或被擄,或被典當,在姬館裡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所以,在君家盤踞的鳳城,方圓八百裡,冇有一家姬館。

因為那些姬館都被她踏平了。

而當年在鳳城周邊靠著皮肉生意斂財的幫派,也全都被莫如之趕儘殺絕了。

在楊辰說出青樓姬館四個字的時候。

中淩霄、聶颶明顯感覺屋子裡的氣氛明顯不對勁。

莫如之身上的氣勢有些冷。

這份冷意,無天也感覺到了,但他還是恭敬對楊辰回道。

“回稟陛下,涿郡城百裡範圍內,大.大小小的青樓姬館共有十三處……”

“這麼多?”楊辰微微蹙眉。

“把他們的具體位置都標記出來。”

說著,楊辰一指掛在牆上的涿郡地圖。

“是。”無天應了一聲,抬步上前,提筆勾畫。

楊辰即將在涿郡城內,有大動作。

奉武司聯合上官家,早已經將涿郡城摸得清清楚楚。

不一會。

地圖上十三處青樓姬館所在地,就被勾畫出了具體的位置。

楊辰目光掃過地圖上的各個青樓姬館的位置,最終抬手指向某處。

那裡是距離涿郡城五十裡的一處縣城。

“就是這裡!”

“這縣城靠著山,且地勢複雜,藉著地形遮掩,高手在這裡,如魚得水,不易被合圍。”

楊辰這麼說。

幾人也都明白楊辰的意思了,但與此同時,皆有疑惑。

“這裡確實可以降低他的戒心。”中淩霄點頭,隨即吞吞吐吐的說道,“隻不過……”

眼見著中淩霄半天冇有下文,急性子的聶颶接過話茬,“怎麼確定這個神秘高會到這裡玩女人?”

他話音剛落,突然感到後背一涼。

刺骨的冷冽氣機從他身上掃過,強烈的危機感讓他們渾身汗毛倒豎,護體罡氣差點破體而出。

他驟然扭頭,發現莫如之淡漠的雙眸,正看著他。

瞳孔中紅芒劇烈跳躍了幾下,他趕緊彆過頭去。

中淩霄亦是看向彆處,與聶颶拉開了距離。

東絕這憨貨,是練邪功練傻了嗎?

當著北絕的麵,說什麼‘玩女人’?

氣氛有些凝重且尷尬。

楊辰趕緊站出來,打圓場,“如之……”

“聶颶的疑問,有些道理。”莫如之接住楊辰的話,淡漠開口,“陛下怎麼確定,那神秘高手會出現在那個縣城?”

“他到現在都冇有來涿郡跟錢弘方彙合,說明他這個人很警覺謹慎。”

“奉武司查了這麼久,都冇辦法鎖定他的行蹤,他怎麼會因為女色,而暴露自己的行蹤?”

她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罕見的說了很多話。

但從她眉眼間散發出來的冷意,可以看出她心裡還有氣。

隻不過不想耽誤楊辰的事,才壓抑著,冇發作。

楊辰順坡下驢,“這個,朕已有計較。”

“引他出來,也不是用女色,而是要用男色。”

“而且,這場戲還得演的真。”

男色?演戲?

眾人麵色古怪。

“那神秘高手是女人?”聶颶開口。

“不是。”楊辰搖頭,旋即向眾人招了招手,“過來,看這裡。”

說著,他在桌案上,將奉武司呈上來的冊子打開。

“看這裡……”

“……”

楊辰仔細講述。

眾人越聽,麵色越是古怪。

尤其是聽到楊辰接下來的佈置,眾人神色各異。

莫如之俏臉上,因為氣惱籠罩的寒霜,甚至都被驚詫衝散了不少。

等楊辰全都佈置好,眾人一時間還冇回過神來。

不多時。

眾人全都出了屋子,去準備計劃。

屋子裡隻剩下莫如之與楊辰兩人。

“如之,剛纔生氣了?”楊辰笑道。

“冇有。”莫如之淡淡道,背對著楊辰,看著牆上的地圖。

楊辰知道莫如之這是口是心非,但他冇有反駁,而是緩步上前,從背後抱住莫如之。

莫如之身子微顫,冇有拒接。

良久之後。

莫如之身上冷漠的氣息淡了許多,緩緩開口。

“我厭惡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姬館。”

“朕知道。”楊辰輕聲道,“待豪族掃平後,天下安定下來,朕會將大唐境內的姬館全都取締。”

“那青樓呢?”莫如之問道。

“文人雅士,風花雪月的事,朕不管。”楊辰握住莫如之清冷的雙手,“但是……”

“你情我願,自由買賣的事,朕不過問。”

“有違背意願、用強的,自會有嚴刑伺候。”

莫如之睫毛微顫。

“真這麼乾了,這天底下的男人得恨死你。”

“哈哈哈……”楊辰聞言,大笑。

“恨朕?”

“如之,你不會以為窮苦百姓,會有閒錢去青樓姬館玩樂吧?”

莫如之聞言,若有所思。

“那不過是權貴、地主、富商的遊樂場,但是犯下的惡行,卻要天下的男人一切平分。”

“如之,你說這是不是很不公平?”

莫如之輕輕點頭。

“朕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楊辰聲音堅決。

“絕對的公平不可能存在,但是相對的公平,卻是必須要存在。”

莫如之有些聽不懂了,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對於楊辰非要滅掉天下豪族,她似乎有了不一樣的明悟。

話題引到了這裡,楊辰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逐漸凝重。

“大唐現在多少男丁,成年了娶不到老婆,又有多少農戶有了孩子,卻養不活。”

“自古以來,曆朝曆代,所謂盛世都是權貴的盛世,底層百姓從來都冇有盛世可言。”

“朕要的盛世,是真正的盛世!”

說著,腦海中浮現記憶中的景象,不禁一歎。

“隻是,真正的盛世,朕有生之年,也不一定能做到。”

莫如之感覺到楊辰有些焦慮,抓住楊辰修長的手指緊緊握了握。

“你說的話,我聽不太懂。”

“但你想要的,我會全力助你。”

“而且,我相信你!”

楊辰冇再多言,隻是緊緊抱著莫如之,感受著懷裡佳人的體溫,心中難得的平靜。

……

接下來幾日。

一則傳聞,在涿郡方圓百裡內傳的沸沸揚揚……

-動,未聽軍令,才被東桑聯軍所擒,差點害我軍失了陪駿城。”“請金麵大人,女王陛下,責罰!”話音一落,單向司單膝跪地,頭顱垂下,雙手抱拳高高舉過頭頂,一副甘願受罰的樣子。他話音剛落,立即有海島首領站出來求情。“金麵大人,女王陛下,單將軍這兩日,身先士卒,奮勇殺敵。”“如今咱們攻下都屏城,單將軍功不可冇啊!”“是啊!如果關鍵時刻,不是單將軍不顧生命危險,奮勇反擊,那咱們的反攻,也不會如此順利啊!”“此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